你不知道的文大:野百合學運讓國民黨社團淡出文大

賴其瑋 發自台灣     

 1993年10月8日,中國文化大學學生會反漲學費的倡議文宣。圖片提供:中國文化大學學生會

1993年10月8日,中國文化大學學生會反漲學費的倡議文宣。圖片提供:中國文化大學學生會

中國文化大學的學生自治的重大進展,在解除動員戡亂之後乍見矚光。在1980年代後期的民主運動中,不乏文化校友在社會參與的蹤跡,如在野百合運動中活躍的學運人返校成立刻異議性社團。各種自由、奔放的學生運動在全台灣蔓延,文大也躬逢其盛。

在1980年代末期,國民黨的黨部社團在民主的浪潮下,逐漸淡出校園,其所留下的權力真空,讓學生自治有發展的契機。最早在1987年就有大學法改革促進會由文化學生加盟社團的文化社的活動,同年11月,劉公展、蕭清應、曾若愚創立了同人誌創作社團貳陸零。最初以美學批評為主。隔年發起反對校方強迫學生訂閱學校刊物「美哉中華」的行動,此事引發校方放警察入校園追打倡議學生,引起社會一陣軒然大波。然事後向校方磋商後達成目的。也使時任訓導長的李復甸請辭下台。

 學權派為抗議校方強制要求學生參與三十周年校慶以及學校評比吊車尾而發起抗爭,史稱三一運動。圖片提供:中國文化大學學生會

學權派為抗議校方強制要求學生參與三十周年校慶以及學校評比吊車尾而發起抗爭,史稱三一運動。圖片提供:中國文化大學學生會

1990年,野百合事件的民主浪潮,文大在中山樓的抗爭行動,首開學運第一槍。在事件參與中,不乏文大人的參與,甚至在廣場決策小組成員名單中即有林德訓、曾若愚等文化人列名。值得一提的是,野百合事件,也是催生了草山學會的成立的契機。

1992年,野百合世代的健將們重返校園,順應大學法的修法,他們以選舉方式,建立起主導初期學生會的大局。例如改制為學生會前的學生活動中心並積極拿下各社團的主導權,如260社、土豆社等異議性社團,陸續控制三民主義社(後改為當代思潮社)、時事研究社、生態社、台灣文化研究社等。

目前就筆者所知,首任會長陳長偉、第三任會長林志鴻等人,皆為草山學會成員。他們在校內倡議學權。諸如反漲學費、校產回歸公有、宿舍門禁問題、建立校長遴選制度等議題都在當時的討論範圍中。

 1993年3月19日被異議性社團佔領的三民主義研究社,對校長遴選機制的講座社課。圖片提供:中國文化大學學生會

1993年3月19日被異議性社團佔領的三民主義研究社,對校長遴選機制的講座社課。圖片提供:中國文化大學學生會

而文大學生在參與上,也是對這類運動的正面回饋與支持。除了野百合外,在1991的三一運動,前往台北體育場外抗議校方強迫著制服參加由校友會舉辦之校慶。1992年5月吸引到600多名學生參與的反對房租過高遊行。可見美術系事件前,文大的學運風氣就相當興盛了。

值得一提的是,在路線上,學生會與學生議會經常有摩擦。此外根據部分資料,文大內部的異議性社團們,在野百合學運後分裂出兩個學運系統,分別為走議會路線的時事研究社及街頭路線的草山學會,讓後續的抗爭運動有所折衝。

部分資料顯示,學生政府在運作上,受到解嚴後的立法院影響很深,於是兩會歷屆屢發生衝突,除了學生議會透過排審預算案,達到讓學生會斷炊的紀錄外,更有課外組系統的學生議員於議場毆打行政內閣成員的紀錄。此外,為了搶下對校內輿論的控制權,有段時間出現有學生會興辦的文化學生報和議會的諍言報互相筆伐的狀況。

此外,富有改革色彩的學生會所遇到的另一個大敵,則是由課外活動組所操控社團活動中心。黨國在這階段雖然退出校園,然而保守的系學會或康輔性社團,卻成為校方在分化學生團結的馬前卒。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