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菁英:解決嘉南農民洪水、乾旱困擾 他說服日本動用國庫蓋水圳

編輯 陳孟絹 發自台灣     

【編者按】本系列以228做為代表性的抵抗符碼,透過多位台灣神典範所歷經的時代背景、面臨的問題、事蹟與貢獻,做為認識台灣歷史的活教材,建立台灣人的自信心與自立的勇氣,深耕文化基礎。以重建台灣人的歷史傳承、傳遞台灣人的歷史經驗、肯定台灣人的歷史成就。

 他建造嘉南大圳、烏山頭水庫,造福嘉南平原廣大生眾。製圖:美術組

他建造嘉南大圳、烏山頭水庫,造福嘉南平原廣大生眾。製圖:美術組

八田與一(はった よいち Hatta Yoichi, 1886-1942)日本石川縣人(今金澤市),戶籍曾寄留台灣官田庄,水利工程專家。

出生富農家族,幼年受真宗佛教影響,有「眾人在佛前平等」的思想。就讀於東京帝國大學工科大學土木科時,受廣井勇教授座右銘「要建造橋樑,就要建造出讓人們可以安心走的橋樑」的啟示與影響。

1914年曾跟隨有「台灣自來水之父」之稱的濱野彌四郎,擔任關係民眾飲水安全的台南自來水工程的工程師。1920年八田與一規劃設計的嘉南大圳工程開工,總工程建造長達10年,總工程費超過5千萬圓。面積橫跨現在的雲林、嘉義、台南15萬甲範圍,是當時東亞第一大的水利工程。主要的工程設施有烏山頭水庫,濁水溪進水口,南幹線與北幹線,濁幹線,排水路、防潮與防水設備。其獨創的灌溉系統構想,可比擬成人體循環系統,水庫相當於心臟、灌溉用水路相當於動脈、排水路相當於靜脈、田地等同於細胞,良好的新陳代謝系統人體才會健康,同理,完善的灌溉系統是提高作物收成量的基礎。這個工程有兩大特色,第一、引進大型施工機械,有汽鏟、氣壓傾倒車、平路機、牽引汽鏟等土木重機械,以縮短工期。第二、採取「半水力填築式工法」(Semi-Hydraulic Fill Method),用水力建造的罕見工法,取烏山頭一帶細緻的黏土層,以及曾文溪的石料,營造不透水的心壁,達到貯水功能,表面所見是土與石頭的建材,水泥用量極少。此自然工法是當時亞洲首例,非常成功,故繼而被派往菲律賓勘查。

雖然一戰所導致的糧食缺乏問題,促使八田與一規劃設計嘉南大圳,難免有殖民母國的考量,但說服日本政府動用國庫一半以上的預算投入興建工程,並站在農民的立場,解決洪水、乾旱、鹽害的農業困擾,提出三年輪作給水法,種植水稻、甘蔗、旱作等作物,活絡台灣農業的命脈───至今還在運作的圳道,為嘉南平原的農業打下深厚的根基,功不可沒。

此工程難度高,致使多人殉職,八田與一於完工後立「殉工碑」以追思1921年烏山頭嶺隧道工程嚴重的公安意外,及後續的工程犧牲者,姓名列表按罹難先後排序不分母國、殖民地人民。1923日本關東大地震以致嘉南大圳工程經費被縮減時,八田與一從優秀的員工開始解雇,照顧難另謀他職的低技術勞工,種種作為不難看出他的仁心與平等觀。

八田與一,出身日本大地主之後,能以「利人即利己」的宏觀角度,為台灣廣大農民設想。就地取材、量身打造合乎類生態工法的烏山頭水壩達到永續經營的目的。他深懷人人平等的信念,以慈悲心及無比深廣的視野與過人毅力造福廣大人民,奉獻心力,是台灣神的典範。

 

參考資料

  1. 王萬邦,《臺灣的古圳道》(台北縣:遠足文化,2003)。
  2. 古川勝三著、陳榮周譯,《嘉南大圳之父-八田與一傳》(台北市:前衛,2001)。
  3. 陳正美,《嘉南大圳與八田與一》(台南市:台南市政府文化局,2011)。
  4. 黃文雄作、楊碧川譯,《締造台灣的日本人》(台北市:一橋,2001)。
  5. 黃昭堂,《八田與一研究》(台北市:現代文化基金會,2002)。
  6. 自由時報電子報/「嘉南大圳之父」 八田與一 曾是官田庄民,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9/new/may/6/today-south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