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3問題點破台灣媒體的變調曲

蔡銘政 發自台灣     

 資訊爆炸的時代,也造成假新聞混雜其中,讓人防不勝防。製圖:美術組

資訊爆炸的時代,也造成假新聞混雜其中,讓人防不勝防。製圖:美術組

現今缺乏內涵與素質的「廢文」漫天飛,部分的新聞報導失實,讓握有監督之責的第四權變了調。

過去嘉義市長涂醒哲遇到「舔耳案與黃維民案」,幸而還給他清白,也證實了某些媒體的刻意抹黑宣告失敗。愚蠢的媒體經常顯示厚顏的暴力,猶如私設「東廠」及「刑堂」,自行判斷當事人有罪,滿足享受當「皇帝」的權力?

台灣總是被少數無良媒體全方位地、潤物細無聲地統戰著、腐蝕著。當然,最大的癥結仍是這些媒體的心態,簡言之,即是喜好先破壞後建設模式的「竭澤而漁」,何其可悲。

新聞媒體履行社會責任時,經常暴露出許多問題:
1. 假新聞層出不窮 
真實客觀是新聞的原則,也是新聞組織的基礎。可近年來假新聞層出不窮,少數新聞工作者捕風捉影,傳播真假不明的小道消息,不經求證,隨便轉載不實資訊。這些不負責任的做法,使假新聞蔓延,一定程度上擾亂了新聞秩序,使新聞傳播的公信力遭受質疑和挑戰。 
2. 新聞品質下降,內容低俗、缺少人文關懷 
部分新聞媒體片面追求利益和收視率,一味迎合某些大眾媚俗的低層次趣味,使得品質愈趨低落。在當今的媒體戰國時代,部分記者為了搶新聞,使得「漠視受訪者尊嚴」的事情時有發生,忽視新聞傳播過程中對被採訪者和大眾的人文關懷。
3. 對反面事件過度關注,對大事件卻缺少深入報導 
「壞消息才是好新聞」,成為以營利為目的的部分媒體,所信奉的新聞價值標準。越是反常的、負面的、駭人聽聞的事情才越有新聞價值,如「舔耳案與黃維民案」曾被大肆渲染成對當事人的人身攻擊,媒體的反面示範和「推波助瀾」,實際上是錯誤示範作用。相反地,媒體對一些重大或正面事件的報導,卻存在著簡單化、機械化現象,不能提供全方位、多角度的傳播資訊,雖然有系列報導的「形」,卻缺少系列報導的「質」。

假新聞越少,媒體越會走向真實的自己。而一些居心不良的媒體,製造謊言企圖害人者,其實是一刀刀在殺死自己。媒體工作者,應重視誠信、作社會表率。雖然社會上存在著大量的新聞素材,報導不可能是「有聞必報」,而是有一個取捨的過程,但作為媒體的把關人必須將高度的社會責任感根植於自己的精神,忠實、公正的層層把關和監督。

(蔡銘政,工程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