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晉鑒專欄:失焦的大學自治

詹晉鑒 發自台灣     

 台大、清大等台灣一流學府,皆出現「挺管派」的學生、校友、教授。圖片提供:民視新聞

台大、清大等台灣一流學府,皆出現「挺管派」的學生、校友、教授。圖片提供:民視新聞

近來台大、清大等校園皆出現「挺管派」學生發起黃絲帶運動,喊出「大學自治」、「政治退出校園」等強烈訴求;似乎大學校長的遴選是大學自己內部的事務,國家的監督干預都不應該存在。因此,當台大校方對於管中閔當選台大校長的資格以及遴選程序表示無瑕疵之虞,那麼教育部就否該照單全收呢?但法理顯然不是如此規定。

「大學自治」,白話文來說,就是有關學術自由之重要事項,可杜絕外來不當的干涉。我們都知道,憲法第23條規定,國家如果要限制人民基本權利,必須要符合法律保留原則以及比例原則。但是當政府想要透過法律監督或限制「學術自由」重要事項時,特別劃定一個範圍,範圍內大學的所作所為,政府不能隨便干涉,這個範圍我們稱之為「大學自治」。

大學自治的範圍應該如何界定?大法官解釋第380號告訴我們,「教學、學習自由、講授內容、學生選擇科系與課程自由等均屬大學自治之項目」,「國家對大學之監督除應以法律明定外,其訂定亦應符合大學自治之原則」。所以「大學自治」所要保障的核心範圍及價值,就是跟學術、教學、學習、研究等相關的事項。

但我們也發現一個有趣的事實,不論學術、教學、學習或研究,其實保障的主體就是:「教授」和「學生」。因為他們才是真正學術自由的核心,大學自治正是要保障大學內的教授、學生能夠阻絕外界不當的干涉,盡情發揮追求真理、學術的熱情。

同時我們會發現,「校長」是學校行政首長,既非教授更不是學生,究竟是不是屬於大學自治的事項?首先就學術自由的觀點檢視,校長事務多為學校行政事項,和教學研究本身相較起來,恐怕連結性不是很高。換言之,我們可以含蓄地說,校長並非大學自治核心保障的主體之一。

因此,國立大學校長遴選制度,「大學法」明文規定除了校內組織校長遴選委員會之外,尚須經過教育部內部小組選聘。條文的設計已經顧及兩方面,一方面尊重大學自治權,讓學校自行組成校長遴選委員會,政府並不干涉其中成員的組成;另一方面則是由教育部做最後一層「適法性」的監督,監督遴選程序是否有違法情事。

「挺管派」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竟將大學自治無限上綱,卻忽略了大學自治的本質及其所保護主體間的差異性,做出錯誤的示範,對社會恐有誤導作用。

(詹晉鑒,律師、台北市文山區萬興里里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