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同樣的抗爭,不同的素質

陳禹瑄 發自台灣     

 反年改團體暴力毆打警察與記者,引發輿論強烈反彈。圖片提供:民視新聞

反年改團體暴力毆打警察與記者,引發輿論強烈反彈。圖片提供:民視新聞

在反年改「八百壯士」暴打警察與記者的同一時間,越南移工們正抗爭其住宿區的品質問題,他們用手機和記者陳述狀況,即便是警察以「造成安寧」為由告誡,他們仍以成熟理性的方法在跟記者陳情、跟仲介抗議,所以勞動局也查出了兩項違法的區塊。

然而,反年改的人就不同了,竟出手打警察。反年改過去以「軍公教」立場為榮,他們打著「要尊嚴」的口號,然而卻是醜態百出,如同惡狼撲肉、毫無法紀。但說白了,這就是偽善和冠冕堂皇,丟光軍人的榮譽,警察的尊嚴。

不僅打警察,他們更暴打、潑尿採訪的記者。一場抗爭,最重要的是訴求,記者是可以讓訴求傳播出去的人,為何動手打記者?記者通常只是一場運動的旁觀者,如同研究歷史,史家只能是歷史事實(非解釋)的旁觀者,不能扭曲。無論記者這個行業之前紀錄為何,當下他們都不是抗爭和被抗爭的任何一方,反年改的行為完全不合常理。

更扯的是,他們更「佔領兒童醫院」。試問孩童是否拿了你們的退休金?或者你們認為「孩童看不看醫生跟我無關,我只要保有我中華民國的財富和地位,高高在上就好」?吾人在安親班帶小孩,深覺渠等可惡至極。

短短兩天,兩則陳抗,完全看出以台灣當第二個家的越南移工,及享福、享特權的「中華民國」退休高官素質比較了。

(陳禹瑄,輔大歷史研究所在學、台灣團結聯盟政策部副主任、東南亞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