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文章:沒有他,我們現在可能還在讀三民主義

劉哲瑋 發自台灣     

 前教育部長杜正勝任內廢除三民主義,改設公民課,同時也廢除不合理的髮禁制度。圖片提供:民視新聞

前教育部長杜正勝任內廢除三民主義,改設公民課,同時也廢除不合理的髮禁制度。圖片提供:民視新聞

如果沒有他,我們現在可能還在讀三民主義而非公民,台灣史也不會獨立成冊,而是如以往一樣放在中國史後面四章。將台灣史獨立成冊,並且讓學子先學台灣史才學中國史、世界史,這是杜正勝在1990年代所提出的史學觀點—「同心圓理論」。如果沒有把三民主義改成公民,我們不會學到現代社會科學的眾多內容(社會學、政治學、經濟學、法學),甚至太陽花學運的核心概念「公民不服從」正好就是公民課程的內容之一。

而解除髮禁、禁止體罰更是當時被家長抨擊的政策,認為只有壞小孩才會搞頭髮、不乖就要打,這些政策對準我們社會根深蒂固的「家父長制」因子,但現在我們才知道治安沒有因此變更差、無法用髮型來衡量一個人。可這一路走來,的確不簡單......

杜正勝先生,他擔任教育部長四年是近二十五年來任期最長的教育部長,為何當時爭議新聞如此之多,他卻能生存在那個位置上?甚至,連寫作多本小說的著名作家金庸都把杜正勝當成偶像,稱他是最了解中國史的人。的確,杜正勝他是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的院士,第一位臺灣土生土長的人文組(歷史學)院士,專長是中國上古史。

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史家做事是不急於當下論斷功過,感謝他。

(本文首發於作者的個人Facebook貼文,經讀報編輯轉載)
(劉哲瑋,國立台灣大學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