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的今天:人權救援先鋒─梅心怡 Lynn Miles(9)

編輯 陳孟絹 發自台灣     

【編者按】梅心怡(1943-2015, Lynn Miles),美國人。在台灣戒嚴年代,長期冒險從事台灣政治犯跨國救援工作,為台灣留下珍貴的人權工作檔案史料。

6月8日是人權運動者梅心怡的紀念日,在他辭世3週年之際,再次複習他如何從結織特務之子,到關心台灣,成為國民黨政府的黑名單,展開鬥智勇敢的救援工作,保留重要的人權工作檔案史料,填補戒嚴體制下的空白歷史。

 梅心怡在台灣戒嚴時期,不畏艱難將政治犯資料傳遞國際。圖片提供:民視新聞

梅心怡在台灣戒嚴時期,不畏艱難將政治犯資料傳遞國際。圖片提供:民視新聞

十一、人權救援先鋒的初衷

站在人道立場,人權工作者相當注重政治犯在獄中是否遭受非法待遇,是否有辯護律師、審判是否公開公平、是否准許親人會面,是否可對外通訊、是否心理與生理受到虐待,以及家屬是否受到跟監等。[1]

人權工作者本著人道立場,追求基本的人權,只要國家濫用公權力,做出違反人權的逮捕、判決,[2]梅心怡即展開救援行動,不分左派右派、國家立場統一或獨立,[3]朋友也沒有區分,他甚至認為媒合外省人與台灣人一同為台灣的人權奮鬥(In thinking about the possibility of mainlanders and Taiwanese working together in the struggle for human rights in Taiwan),[4]台灣的將來會更美好,他單純站在外國人的想法,認為團結力量大。但同為人權工作者艾琳達遺憾的在〈梅心怡與台灣的終身情緣〉文章點出:

令我們不解的是,為什麼在Lynn的最後一年裡,不論李敖、陳鼓應或任何傾心中國的朋友都未曾表達他們對梅心怡的關懷呢?李敖的不相聞問尤其令梅心怡心傷不已。[5]

 在台灣戒嚴時期,梅心台將政治犯珍貴的資訊傳達到國際,讓世界看到台灣人權被迫害的真相。圖片提供:民視新聞

在台灣戒嚴時期,梅心台將政治犯珍貴的資訊傳達到國際,讓世界看到台灣人權被迫害的真相。圖片提供:民視新聞

李敖算是梅心怡早期在台灣認識的老友,梅心怡會步入人權的工作,李敖是其中的關鍵因素之一,然而,立場傾中的友人對梅心怡後來的不聞不問,答案相信眾人皆知,艾琳達在該篇文章的末處疑問著:

難道他們要讓人權與民主價值變成為台獨陣營的專利嗎?這些傾中人士是要表達什麼樣的原則呢?是中國民族主義與人權概念有著無法相容的衝突嗎?還是說,人權本身根本無法見容於中國政府呢?[6]

把這些問號轉碼成肯定句,答案呼之欲出。有人形容外國人士挺身為台灣人民爭取人權、自由,就像是「一群耐燒的撲火飛蛾」,[7]對於願意伸出援手的人權工作戰友,梅心怡在〈視人權為結果,而非過程〉一文提出他的看法:

回顧過去的人權發展,從1970年代謝聰敏在孤寂牢籠中想要對外訴說案件事實仍充滿阻礙,到現在大眾出版品的自由流通,事實上是逐步經過無數次如史詩般的行動才能換得這般成果,享受今日自由民主的我們,對於願意跳出這最初的一步,在同伴屈指可數時就開始與國際組織聯繫的人權先鋒們,心中都應存有一份感謝,也都留有一份虧欠。[8]

這段話,正是人權工作者一路走來不為人知的寫照,地下工作網路屬於幕後工作,其中的辛酸與感動,如人飲水、冷暖自知。這份謝意,也獻給人權救援先鋒的梅心怡,感謝他為台灣民主、人權無私的奉獻。

 為台灣民主人權奮鬥的艾琳達,翻出老照片,緬懷梅心怡的過去。圖片提供:民視新聞

為台灣民主人權奮鬥的艾琳達,翻出老照片,緬懷梅心怡的過去。圖片提供:民視新聞

十二、結語

梅心怡,「從一個對言論自由空有興趣的外國人,變成嚴重『干預』中華民國內政的不良份子」,[9]雖然他認為成為人權工作者,只是由一連串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事所促成,但一路走來從年輕時結識特務之子來探索「自由中國」,在學生抗議運動得到啟發,對「自由中國」感興趣轉變成關心「台灣」,成為國民黨政府的黑名單,繼而展開救援人權之路。

自行創辦《浪人》雜誌,首次揭露台灣政治犯名單,與「國際特赦組織」合作到自創「台灣人權擁護國際委員會」,保存彌足珍貴的人權救援史料,將救援的艱困處境與鬥智故事收藏留給後世。若不是他願意冒險對抗獨裁政權,不惜犧牲家庭在幕後拯救瀕危的政治犯,憑藉本身的動力與過人的膽識,不會產生這些感動人的故事。

梅心怡終生無悔,為台灣的民主與人權無私奉獻,他的正義感與道德勇氣,反抗暴政、主持公義的精神與作為,靈魂不滅,守護他摯愛的這片土地-台灣。

 
 梅心怡保留的珍貴史料,出版成冊,此為 《梅心怡Lynn Miles 人權相關書信集3-國際救援力量的成長1975-1978》 封面。圖片提供: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

梅心怡保留的珍貴史料,出版成冊,此為《梅心怡Lynn Miles 人權相關書信集3-國際救援力量的成長1975-1978》封面。圖片提供: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

 

參考資料

[1] 張炎憲、沈亮,《梅心怡人權相關書信集(2):跨國人權救援的開端(1968-1974)》,頁6。
[2] 梅心怡致許信良等人的信件(1986/11/17)。張炎憲、沈亮,《梅心怡人權相關書信集(1):台灣民主運動人士篇》,頁5。
[3] 沈亮,〈梅心怡(Lynn Miles)人權工作檔案介紹〉,頁220。
[4] 梅心怡致司馬晉的信件(1975/12/23)。張炎憲、沈亮,《梅心怡人權相關書信集(3):國際救援力量的成長(1975-1978)》,頁68-69。
[5] 艾琳達,〈梅心怡與台灣的終身情緣〉,《蘋果日報》,2015/6/23,A13版。
[6] 艾琳達,〈梅心怡與台灣的終身情緣〉,《蘋果日報》,2015/6/23,A13版。
[7]〈維護民主人權 拒絕傾中政黨〉,《自由時報》,2011/12/10,A2版。
[8] 張炎憲、沈亮,《梅心怡人權相關書信集(1):台灣民主運動人士篇》,頁9。
[9] 張炎憲、沈亮,《梅心怡人權相關書信集(2):跨國人權救援的開端(1968-1974)》,頁9。

(全文完)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