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的今天:人權救援先鋒─梅心怡 Lynn Miles(4)

編輯 陳孟絹 發自台灣     

【編者按】梅心怡(1943-2015, Lynn Miles),美國人。在台灣戒嚴年代,長期冒險從事台灣政治犯跨國救援工作,為台灣留下珍貴的人權工作檔案史料。

6月8日是人權運動者梅心怡的紀念日,在他辭世3週年之際,再次複習他如何從結織特務之子,到關心台灣,成為國民黨政府的黑名單,展開鬥智勇敢的救援工作,保留重要的人權工作檔案史料,填補戒嚴體制下的空白歷史。

 梅心怡冒險對抗獨裁政權,不惜犧牲家庭在幕後拯救瀕危的政治犯。圖片提供: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

梅心怡冒險對抗獨裁政權,不惜犧牲家庭在幕後拯救瀕危的政治犯。圖片提供: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

六、創辦《浪人》(Ronin)雜誌

1971年7月,梅心怡獲得簽證回到日本,因擔心台灣朋友的情形,開始寫稿給國際媒體要引起他們對台灣人權問題的關心,而結識一位正在韓國進行救援工作的英國人David Boggett(大衛.巴格特),兩人有共同關懷他國人權狀況的理念,開始合作並於1972年創辦《浪人》(Ronin)雜誌(名稱由來,是梅心怡認為失去武士階級身分與封地的浪人,和自己在日本的處境雷同,也有向濫用公權力的政府挑戰的意味)[1],報導東亞的人權消息,David Boggett負責韓國方面,梅心怡則聚焦於台灣的面向。[2]

其中在1972年12月出版的《浪人》第八期首頁標題為〈“State of Siege” in Taiwan, the 23rd year〉(台灣「戒嚴」,第23年),內容是台灣邁入第23年戒嚴時期的特輯,以「柏楊事件」為報導主軸,[3]並且在該期雜誌中收錄台灣214名政治犯名單,是台灣有政治犯的消息首次在世界曝光,正面粉碎「自由中國」統治下的「美好」謊言,也突顯強人威權統治對思想的控制、[4]國家暴力對人民的壓迫。

 第八期《浪人》雜誌封面。圖片來源:清華大學機構典藏

第八期《浪人》雜誌封面。圖片來源:清華大學機構典藏

214位政治犯的名單,由服外役的政治犯蔡財源蒐集(各監獄政治犯名單)、謝聰敏整理攜出,[5]梅心怡以〈a documentary underview: Suppressing the Rebellion〉(一則文獻的另類解讀:鎮壓叛亂)為標題刊出,就內容加以分析,以名單裡的籍貫、年齡、職業、逮捕日期和機關、起訴法條等類別解析。[6]就「年齡」的項目綜合「省籍」資料,結果有趣的否定1971年4月6日《China Post》報導「台灣土生土長的青年,在某種程度上對於過去的日本統治仍留有一絲懷念」的說法,名單上的年輕政治犯,在二次大戰結束時只有5歲,這樣的小孩還沒有辦法比較兩個不同政權統治上的利弊,[7]怎麼可能會出現「台籍青年懷念過去日本統治」的狀況呢?梅心怡與眾不同之處,是除了公布名單,還仔細的就資料加以分析,讓數據說話,可見他投入力道之深。

1970年代初期國際間有救援政治犯的力量,台灣內部由於消息封閉,無法獲得國民黨政府與政治犯家屬的回應,人權團體苦無救援的施力點。[8]第八期《浪人》雜誌報導,開始瓦解國民黨在台灣圍堵的政治犯消息,使人權團體能進一步站在人道立場關切人權。

這期雜誌對梅心怡(當時使用Marcel Valance馬塞爾.巴朗斯的筆名,不希望因雜誌工作的關係而身分曝光,[9]以降低取得消息的阻礙[10])而言,是很重要的一期,因為打開梅心怡在國際的知名度,他開始收到國際特赦組織等人權團體的詢問信件,希望透過他取得訊息或救援的施力點,[11]繼而透過雜誌的工作,擴大救援政治犯的圈子,成為台灣地下聯絡網與海外協助網的中介。[12]

 第八期《浪人》雜誌第8頁,台灣政治犯名單(部分)。圖片來源:引自清華大學機構典藏

第八期《浪人》雜誌第8頁,台灣政治犯名單(部分)。圖片來源:引自清華大學機構典藏

參考資料

[1] 沈亮,〈梅心怡(Lynn Miles)人權工作檔案介紹〉,頁229。
[2] 沈亮,《梅心怡(LynnMiles)與台灣政治犯救援運動(1971-1984)》,頁16。
[3] 清華大學機構典藏/"State of Siege" in Taiwan , The 23rd Year, http://nthur.lib.nthu.edu.tw/dspace/handle/987654321/43103(2015/6/28點閱)。
[4] 張炎憲、沈亮,《梅心怡人權相關書信集(1):台灣民主運動人士篇》,頁11。
[5] 張炎憲、沈亮,《梅心怡人權相關書信集(2):跨國人權救援的開端(1968-1974)》,頁321。
[6] 張炎憲、沈亮,《梅心怡人權相關書信集(2):跨國人權救援的開端(1968-1974)》,頁330。
[7] 張炎憲、沈亮,《梅心怡人權相關書信集(2):跨國人權救援的開端(1968-1974)》,頁332。
[8] 張炎憲、沈亮,《梅心怡人權相關書信集(2):跨國人權救援的開端(1968-1974)》,頁321。
[9] 沈亮,《梅心怡(LynnMiles)與台灣政治犯救援運動(1971-1984)》,頁24。
[10] 總統府委託研究,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受託,《從梅心怡(Lynn Miles)往來書信看1970年代人權救援與台灣民主化》,頁18。
[11] 總統府委託研究,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受託,《從梅心怡(Lynn Miles)往來書信看1970年代人權救援與台灣民主化》,頁18。
[12] 梅心怡(Lynn Miles)著、鄭純宜譯,〈My Road 一個人權救援者的自述〉,頁150。

(未完待續)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