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的今天:台獨烈士陳智雄vs.遺屬尋親之旅(4)

編輯 陳孟絹 發自台灣     

【編者按】「陳智雄擔任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東南亞巡迴大使,不為國民黨所提供的富貴榮華收買,因而慷慨就義,為台灣民主發展捐驅,是第一個為了台灣民主運動犧牲的烈士。」

這樣一位重要的台獨革命先行者,卻像一團迷霧,資料少之又少,令人不解。

然而,就在他的女兒Vonny Chen跨海尋親之後,鑰匙被慢慢轉動,開啟了42年長久的尋覓。這段旅程因Vonny的辭世暫告一段落,但珍貴的家族史料,填補了重要的歷史空白。

2018年5月28日,適值陳智雄烈士就義55週年紀念日,女兒Vonny在去年(2017),與天上的爸爸相聚,這個系列將複習這段不能被遺忘的歷史。

 Vonny於2017年5月(辭世前3個月)在聖山的「台獨革命先行者,陳智雄揭碑追思會」致詞,忍不住哽咽。她以「VIVA TAIWAN」(台灣萬歲)結尾,這是Vonny跟隨著父親的腳步,最愛講的一句話。圖片提供: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Vonny於2017年5月(辭世前3個月)在聖山的「台獨革命先行者,陳智雄揭碑追思會」致詞,忍不住哽咽。她以「VIVA TAIWAN」(台灣萬歲)結尾,這是Vonny跟隨著父親的腳步,最愛講的一句話。圖片提供: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2010年5月,陳雅芳與兄弟突然接到台灣檔案管理局的通知,可以領回父親的書信與遺書正本。陳雅芳憑藉這些少許的資料,透過網路搜尋,找到台灣獨立建國聯盟(WUFI)、父親的獄友,進一步得到謎樣父親的點滴消息。

 陳智雄的遺書寫給妹妹陳秀惠、台獨運動同志吳振南,日期為1963年4月1日。其中第3點的「諸氏にかたきは討てくれ」暗藏玄機,文字直譯是「請代替我向我的敵人們討回該有的公道」。陳智雄是懂多國語言的語言天才,內文有暗喻蔣氏之意,更合理的翻譯應該是「蔣氏是我的敵人,請替我向他報仇!」。圖片提供:Vonny Chen

陳智雄的遺書寫給妹妹陳秀惠、台獨運動同志吳振南,日期為1963年4月1日。其中第3點的「諸氏にかたきは討てくれ」暗藏玄機,文字直譯是「請代替我向我的敵人們討回該有的公道」。陳智雄是懂多國語言的語言天才,內文有暗喻蔣氏之意,更合理的翻譯應該是「蔣氏是我的敵人,請替我向他報仇!」。圖片提供:Vonny Chen

2013年3月開始,陳雅芳從檔案管理局得到更多關於父親的檔案資料,2張光碟片,她仍持續在拼湊父親的過去。她在接受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口述訪問時留下這段心路歷程:

因為父親的死亡太過震撼,需要時間療癒破碎的心,特別是看到父親遭槍決後倒地,身體還汩汩地流著鮮血的照片……雖然,台灣人把父親視為英雄,但是我卻從小就渴望見到父親而不可得。對我而言,這不只是關於一位英雄過世的感覺而已,畢竟,人們可以在欣賞過父親之後,回家享受天倫之樂,然而我卻是永遠地失去父親,並且過著艱困的一生。何況,這些種種還是在我苦苦等待、追尋父親蹤影六十年後的最近幾個月前才得知的真相…… 

 陳智雄當時遺留3名年幼的家屬,左1為長子陳威惠(Tan Ui-Hui),1947年生;左2是長女陳雅芳(Tan Geh-Hong),1949年生(2017年8月過世);右1為次子陳東南(Tan Ton-Nam),1950年生(2013年4月過世)。圖片提供:Vonny Chen

陳智雄當時遺留3名年幼的家屬,左1為長子陳威惠(Tan Ui-Hui),1947年生;左2是長女陳雅芳(Tan Geh-Hong),1949年生(2017年8月過世);右1為次子陳東南(Tan Ton-Nam),1950年生(2013年4月過世)。圖片提供:Vonny Chen

陳雅芳毫不藏私提供手邊關於父親的相關資料,在此僅選錄一小部分。

國民黨政府雖然向日本政府許諾不會追究陳智雄之前從事的台獨運動,然而卻用各種方式壓迫他,包括恐嚇陳智雄的兄妹。獨裁政權造成無數政治犯家庭「世代失落」(Lost Generation),這些珍貴的史料就是其中最好的證跡。

 泛黃的國防部稿紙上,貼著陳智雄生前、死後照片。蔣介石手中操持政治案件的生殺大權,多疑的他,要看到被他判決處死刑的政治犯照片,以確保此人已被執行死刑。圖片提供:Vonny Chen  Vonny在「懷念爸爸的詩」寫著(節錄): 我曾經是那個當時被你丟下的小女孩 試著找尋她父親的足跡 漫長的旅途中充滿汗水、淚水與期待,希望能抱抱您  但我只遇見您的骨灰,爸爸,還有那張您滿臉血跡的照片... (上圖) 這實在太痛苦了 讓我難過崩潰...

泛黃的國防部稿紙上,貼著陳智雄生前、死後照片。蔣介石手中操持政治案件的生殺大權,多疑的他,要看到被他判決處死刑的政治犯照片,以確保此人已被執行死刑。圖片提供:Vonny Chen

Vonny在「懷念爸爸的詩」寫著(節錄):
我曾經是那個當時被你丟下的小女孩
試著找尋她父親的足跡
漫長的旅途中充滿汗水、淚水與期待,希望能抱抱您

但我只遇見您的骨灰,爸爸,還有那張您滿臉血跡的照片... (上圖)
這實在太痛苦了
讓我難過崩潰...

陳智雄犧牲自己的幸福為台灣人謀福,台灣人要更努力建構以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為基礎的正常新國家,才能不愧對先人的奉獻,並帶給後代子孫更多幸福。

喜樂島聯盟追求「獨立公投,正名入聯」,落實「主權在民」的民主政治,展現台灣人追求當家作主的意志與決心,今年6月16日活動,台中小巨蛋,一起站出來!!

P.S.

1.雖然失去父親,Vonny努力在自己的領域奮鬥,還曾被選為印尼前10名會穿衣服的女人之一,她驕傲的以「台灣女兒」為榮。

2.就如當初聯繫Vonny的大地志工Nathan所說:「好在當初他們有想尋父,不然整段歷史是空白的」。如果沒有Vonny不放棄的往返台灣找爸爸的蛛絲馬跡,就沒有現在的史料與後半段感人的尋親故事。

3.不知道陳智雄是誰的人,可以從以下簡短的形容快速認識他:「陳智雄擔任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東南亞巡迴大使,不為國民黨所提供的富貴榮華收買,因而慷慨就義,為台灣民主發展捐驅,是第一個為了台灣民主運動犧牲的烈士」。(李筱峰教授在陳定南教育基金會2016年青天領袖營的課程紀實,source: 《陳定南先生逝世十周年紀念特刊(第七輯)》)

(全文完)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