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的今天:台獨烈士陳智雄vs.遺屬尋親之旅(3)

編輯 陳孟絹 發自台灣     

【編者按】「陳智雄擔任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東南亞巡迴大使,不為國民黨所提供的富貴榮華收買,因而慷慨就義,為台灣民主發展捐驅,是第一個為了台灣民主運動犧牲的烈士。」

這樣一位重要的台獨革命先行者,卻像一團迷霧,資料少之又少,令人不解。

然而,就在他的女兒Vonny Chen跨海尋親之後,鑰匙被慢慢轉動,開啟了42年長久的尋覓。這段旅程因Vonny的辭世暫告一段落,但珍貴的家族史料,填補了重要的歷史空白。

2018年5月28日,適值陳智雄烈士就義55週年紀念日,女兒Vonny在去年(2017),與天上的爸爸相聚,這個系列將複習這段不能被遺忘的歷史。

 2017年5月,Vonny在聖山的「台獨革命先行者,陳智雄揭碑追思會」,獻上一大束鮮花,與父親的紀念碑合影。圖片提供: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2017年5月,Vonny在聖山的「台獨革命先行者,陳智雄揭碑追思會」,獻上一大束鮮花,與父親的紀念碑合影。圖片提供: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跨海尋父

陳智雄唯一的女兒陳雅芳,小時候對父親最後的印象,停留在7歲(1956年)時,父親在動物園與孩子們的短暫相聚,他帶來衣物當成禮物,此後一別就再無音訊。

陳雅芳1971年結婚, 婚後決定要跨海尋找父親,她先請人將父親的名字音譯成漢字「陳智雄」,但不確定是否正確,再寫信給台灣政府探尋父親的下落,接著收到多年後第一次關於父親的消息:「經查陳智雄已於52(1963)年間死亡」(下圖)。

 耶加達中華商會 於1978年9月10日發文,對於尋人的回覆。受文者「陳月鳳」即為陳雅芳,Tan Geh-Hong原為台語拼音,誤被當成北京話音譯以致有誤。圖片提供:Vonny Chen

耶加達中華商會 於1978年9月10日發文,對於尋人的回覆。受文者「陳月鳳」即為陳雅芳,Tan Geh-Hong原為台語拼音,誤被當成北京話音譯以致有誤。圖片提供:Vonny Chen

由於1978年得到的回音,陳雅芳於1980年到台北,試圖找尋更多關於父親的消息,千頭萬緒加上語言不通、人生地不熟,結果無功而返。

1984年陳智雄的三子陳東南與會說華語的朋友到台灣,找到在羅東白蓮寺出家的姑姑陳秀惠的地址與陳智雄在屏東的親戚地址。1985年陳雅芳與哥哥陳威惠抵台,被姑姑陳秀惠帶去祭拜父親的骨灰,他們被告知父親死於統治者手下,但嚴厲制止詢問更多細節。 

在戒嚴年代,政治犯子女無法從父執輩親人得到更多資訊,陳秀惠除了自保,也有保護陳智雄子女的意味。

檔案管理局資料

「調查局留質室被留質人資料袋」的資料(下圖),顯示陳智雄於1962年1月22日入室,案由「叛亂嫌疑」。

46歲的他正值青壯年,身體健康、理念堅定,為建立他心中的「台灣國」而努力,如同為印尼獨立運動般奮鬥。但被國民黨政府視為異己,加以入罪和鏟除。

 陳智雄1962年的「被留質人照」。。圖片提供:Vonny Chen

陳智雄1962年的「被留質人照」。。圖片提供:Vonny Chen

 陳智雄的遺書,寫著「我是為台灣人而死」。圖片提供:Vonny Chen

陳智雄的遺書,寫著「我是為台灣人而死」。圖片提供:Vonny Chen

(未完待續)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