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的今天:台獨烈士陳智雄vs.遺屬尋親之旅(2)

編輯 陳孟絹 發自台灣     

【編者按】「陳智雄擔任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東南亞巡迴大使,不為國民黨所提供的富貴榮華收買,因而慷慨就義,為台灣民主發展捐驅,是第一個為了台灣民主運動犧牲的烈士。」

這樣一位重要的台獨革命先行者,卻像一團迷霧,資料少之又少,令人不解。

然而,就在他的女兒Vonny Chen跨海尋親之後,鑰匙被慢慢轉動,開啟了42年長久的尋覓。這段旅程因Vonny的辭世暫告一段落,但珍貴的家族史料,填補了重要的歷史空白。

2018年5月28日,適值陳智雄烈士就義55週年紀念日,女兒Vonny在去年(2017),與天上的爸爸相聚,這個系列將複習這段不能被遺忘的歷史。

  2017年5月,陳智雄之女陳雅芳首度踏上綠島,親自見證父親的名字刻在人權紀念碑上。 攝影:邱萬興/民報

2017年5月,陳智雄之女陳雅芳首度踏上綠島,親自見證父親的名字刻在人權紀念碑上。攝影:邱萬興/民報

陳智雄遺屬

Vonny Chen,漢名陳雅芳(Tan Geh-Hong),1947年於印尼出生,是台獨革命先行者陳智雄的長女,最後一次與父親見面是1956年,此後父親音訊全無。

Vonny在1971年結婚,婚後決定要跨海尋找父親,只得到「經查陳智雄已於52(1963)年間死亡」的消息。歷經多次尋覓,1984年找到在台灣羅東白蓮寺出家的姑姑陳秀惠的地址與陳智雄在屏東的親戚地址。戒嚴年代,政治犯子女無法從父執輩親人得到更多資訊。

2010年5月,Vonny與兄弟突然接到台灣檔案管理局的通知,可以領回父親的書信與遺書正本。她憑藉這些少許的資料,透過網路搜尋,找到台灣獨立建國聯盟(WUFI)、父親的獄友,進一步得到謎樣父親的點滴消息。

2013年3月開始,Vonny從檔案管理局得到更多關於父親的檔案資料,2張光碟片,透過檔案解讀,她持續拼湊父親的過去,並且毫不藏私提供手邊關於父親的相關資料給研究者。

 2013年Vonny第一次參訪聖山,凝視照片中的父親,自認與父親有相似的臉孔。圖片提供: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2013年Vonny第一次參訪聖山,凝視照片中的父親,自認與父親有相似的臉孔。圖片提供: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檔案管理局資料

根據檔案管理局的資料可知,1959年6月已出現「妄稱『台灣臨時政府』特使  華人自印尼飛日被監管」的「央秘參[1](48)第1024號」檔案,當時將陳智雄稱為「陳成龍」。由此可見,應該在更早之前,中華民國政府因為「『台灣獨立運動』領袖廖文毅」案件關係,已注意這位「東南亞的特使」。

7月,國家安全管理局密切關注陳智雄是否會順利進入日本與廖文毅等人會合的動向(下圖)。此時的國安局局長鄭介民,曾是蔣介石的侍從。

[1]  「央秘參」指的是「中央通訊社參考消息」。
[2]  1928年蔣介石任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鄭介民為侍從,從事情報工作。鄭介民二戰過後擔任保密局局長,1954年出任第一任國家安全局局長,1959年在任內過世。鄭介民的兒子鄭心本與後來的人權工作者梅心怡是同學,梅心怡曾寄宿於他的特務家庭。詳見「捍衛人權護台烈士梅心怡(Lynn Miles)揭碑典禮暨228追思會-追思手冊」,頁13-14,https://goo.gl/7oIVFE。

 發文日期為1959年7月6日,閱讀方向由右至左。(圖片來源:陳雅芳)。圖片提供:Vonny Chen

發文日期為1959年7月6日,閱讀方向由右至左。(圖片來源:陳雅芳)。圖片提供:Vonny Chen

9月,中華民國駐日本國大使館行文給外交部(下圖),表示「陳逆智雄」已於8月16日抵達日本,中華民國駐日大使館表示已譴責日本入國管理局竟然未履行承諾而讓陳智雄入境。還強調「本館正派員勸導其[陳智雄]棄邪歸正」、「惟本館擬設法將陳逆遣回台灣本籍,現正進行中」,顯見駐日大使館已佈網,準備不擇手段對付陳智雄。此時的駐日大使為張厲生(1959-1963),中國河北人。[1]

[1] 法國巴黎大學政治系畢業,擔任中國國民黨中央組織重要幹部,以及中華民國部會首長,1959-1963年任駐日大使。維基百科/張厲生,https://zh.wikipedia.org/wiki/張厲生(2017/4/18點閱)。

 發文日期為1959年9月10日,閱讀方向由右至左。圖片提供:Vonny Chen

發文日期為1959年9月10日,閱讀方向由右至左。圖片提供:Vonny Chen

事實上,中華民國駐外大使館常給人負面印象,並非以保護本國國民為出發點,而是壓迫危害國民,因此人民對大使館是敬而遠之,李遠哲(前中研院院長)、許世楷(前駐日代表)就是最佳例證。[1]

曾任駐日代表夫人的兒童文學家盧千惠(2004-2008)就直接點出駐日大使館扮演海外秘密警察角色,[2]監視在日台灣人。他的丈夫許世楷在1959年到日本留學攻讀早稻田大學政治研究科國際政治修士(台灣稱碩士)班,[3]論文題目為〈台灣事件1871-74〉(指牡丹社事件),因研究主題鎖定「台灣」,遭駐日大使館人員關切後,他的中華民國護照被吊銷。[4]

[1] 許世楷、盧千惠著,邱慎、陳靜惠譯,《台灣是台灣人的國家》(台北市:玉山社,2008),頁183。
[2] 盧千惠著、鄭清清譯,《我心目中的日本》(台北市:玉山社,2007),頁73。
[3] 張炎憲、陳美蓉,《許世楷與台灣認同外交》(台北市: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2012),頁52-53。
[4] 盧千惠著、鄭清清譯,《我心目中的日本》,頁85-87。

陳智雄即是在這種險惡的環境下到達日本,根據文件顯示,當時的駐日大使張厲生,為了捕捉致力於台獨運動的陳智雄,不惜利誘、威逼。[1]而致後來陳智雄被中華民國駐日大使館以「外交郵包」方式綁架回台。

上公文中檢附的「陳逆所持瑞士政府發給之身份證」,即為「瑞士身分證明」(下圖),陳智雄憑此進入日本。從瑞士核發的證件,可以看出陳智雄的身體特徵外,他的英文名字是台語發音拼寫,國籍填寫「台灣,福爾摩沙」,明白告訴世人他的國家認同。

 文字由旅居法國的台僑黃海寧協助判讀。(她於2009年留學法國期間,5月到日內瓦WHA會場晚宴質問衛生署長葉金川「台灣用什麼名義參加世衛大會」。圖片提供:Vonny Chen

文字由旅居法國的台僑黃海寧協助判讀。(她於2009年留學法國期間,5月到日內瓦WHA會場晚宴質問衛生署長葉金川「台灣用什麼名義參加世衛大會」。圖片提供:Vonny Chen

比較特別的是,他的出生日期填寫「11月27日」,而非他的真實生日2月18日。依據陳雅芳(陳智雄女兒)所提供的訊息,陳智雄的妻子陳英娘生日為6月12日,他們的第一個小孩陳威惠生日是10月17日,第二個小孩陳雅芳生日在7月28日,第三個小孩生日則是11月14日。[2]「11月27日」並非陳智雄家屬的生日,會故意填寫該日應該有其用意,他要留什麼訊息給其他人呢?

[1] 台灣教授協會/極光電子報(July 9,2013),柯維斯「關於陳智雄被捕的國際法問題。http://blog.roodo.com/aurorahope/archives/25359074.html(2017/4/18點閱)。
[2] 陳雅芳經由Facebook Messenger提供資訊,2017年4月17日。

(未完待續)

延伸閱讀:
台獨烈士陳智雄vs.遺屬尋親之旅(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