彌勒熊影評:請不要再欺負台語了!再聊《我們與惡的距離》

彌勒熊 發自台灣     

公視最新影集《我們與惡的距離》引發網友討論。圖片來源:我們與惡的距離/Facebook

公視最新影集《我們與惡的距離》引發網友討論。圖片來源:我們與惡的距離/Facebook

《我們與惡的距離》很近

先前介紹了《我們與惡的距離》第一集的播出讓人驚豔,果然上映後,大家追劇追的很開心,引起非常多的熱議,有關社會集體意識,網路霸凌,職場壓力,假新聞亂象,媒體本質,總總討論不一而足……,面向極多,尤其居然能在美國權威影視資料庫IMDB裡擁有很高的評價

雖然票數不多,但可見一部作品的新聞性能被持續炒作,的確要能有兩三把刷子才行,隨著播放三周六集,劇情已經來到(以下均為演員名)賈靜雯發現了身邊新小編陳妤,居然就是殺死自己兒子的兇手的妹妹,賈靜雯決定違背自己念茲在茲的媒體道德,出機偷拍陳妤在哥哥王可元(李曉明)被火速槍決後,崩潰請假即將去做的事......?

管仁健管大發表了引發一波有關語言討論的文章,讓人激動也佩服。

不過,我這邊準備要說的是,其實劇中呈現的國台語的使用頻率,以及為何獨獨兇手母親謝瓊煖與父親檢場單操台語的這件事,其實不也正反應了當下演藝圈裡的狀況。《我們與惡的距離》之所以引發這麼多人的熱愛,其實就是我常說的,台灣終於敢跟肯拍寫實的作品,這種與你我習習相關的生活的日常的東西,才是會讓觀眾產生共鳴的好劇。大家也可能忘了,上一波這樣的討論,已經是上個世紀80年代的台灣電影新浪潮了,那個寫實、突破、耀眼,讓那一批電影人風光海內外,即使至今,仍閃爍著無比的光芒而成為經典。

新寫實風格祖師爺叫義大利

二戰後百廢待舉,第一個發難的電影國家是義大利,明星太貴,不然就是戰死了,失蹤了,片場不是天花板破了,不然就是無以為繼,悶很久的電影創作者,靈機一動,直接把攝影機放到街頭,不需講究道具、背景,找來素人演員,就拍當下的貧窮,就拍臉髒髒的工人,或哭訴自己丈夫戰死的婦人,戰後的情緒一下子得到舒發之外,這些不小心拍出劇力萬鈞的電影風格,竟然影響至今,啟發無數國家一波波的新寫實、新浪潮作品與導演。

當然,時代會進步的。

目前個人想拍任何短片已經不算什麼了?君不見YOUTUBE每天海量的產出即是!不過,你可以去找找《我們與惡的距離》裡兩個很小的鏡頭:

  1. 思覺失調症患者:林哲熹,與女友拍飛機,印在他們身上的客機倒影。

  2. 精神科醫師施名帥被吳慷仁在下班時路邊攔截,那個太陽下山印照在兩人身上的光影。

這雖只是整部劇到目前六集裡的出采小點。但即使只有這五秒的剎那,整個幕後團隊後製的功力跟用心立刻可知,見微知著,我不相信團隊不知道這樣使用語言會引發議論。其實第一次試片結束與片商聊天時,我當場就告訴他們這件讓人敏感的事。但,如果換個角度想,這個對台語的歧視,是否就存在當下社會以及你我之間。

請不要再欺負台語了

這句話的潛台詞,也包括了不要欺負其他國語之外的任何語言,台灣從有歷史以來就是個海洋國家,多元種族社會,從日本開始,一直到國民黨的統治,他們強迫讓原來台灣島上的住民們,忘掉自己的母語,忘掉自己的真面目,但沒有真正徹底的成功過!因為民間仍保有一定的活力,才能留下這些珍貴的語言!請不要再欺負台語了!也請不要再欺負台灣了(包含所有認同台灣的人)!

不是理光頭,就馬上成佛

請大家有信心,並做好自己份內工作,我想就像《我們與惡的距離》剩下的四集的篇幅,如果他們沒拍好,那我們再來好好罵一罵也不遲!

(彌勒熊,資深影評人)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