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告的神木底下,竟附上對應的中國古人名字

蔡勝雄 發自台灣     

馬告森林冬天遇到下雪時的場景。圖片來源:力麗馬告生態園區

馬告森林冬天遇到下雪時的場景。圖片來源:力麗馬告生態園區

到馬告生態公園遊覽,看了十幾株千年神木,感動不已,三步一徘徊,流連難捨。只是樹旁口卡介紹樹高、直徑、周圍、樹齡、編號之外,底下還附有對應年代的中國古聖賢的名字:孔子、司馬遷、袁崇煥、王昭君……等等。感覺像走進倉庫,滿臉被蜘蛛絲糾纏揮不去。偏偏網路上的介紹都這樣寫:「近百棵千年以上的紅檜與台灣扁柏矗立園區,令人讚嘆;園區內的神木,皆以歷代古聖先賢之名命名,用樹齡與歷史人物朝代結合,充滿巧思創意,令人印象「森」刻」!台灣人對自然、土地、生態的尊敬與創意,竟被中國的經史絲網纏住,毫無活力。

千年古木貴在它們歷經千年寒霜風雨、山洪災變,依然蒼勁聳立於深山谷豁,與蒼茫天地同在,令人敬畏。而孔子是一位彬彬儒者,司馬遷是直言招禍,被處宮刑的史官,王昭君是委身和番的宮女,更莫名的,不知有幾人知道袁崇煥?命名的人傳達的是病態的美感,無端與中國史連結,對自然、土地、生態了無敬意。何況台灣在荷治以前,和中國沒甚麼牽連。清康熙10年畫的台灣地圖只畫西部沿海到淺山。再往東就是傀儡番的石洞。中國人對後山根本一無所知。這樣命名實在不倫不類。

神木命名應與人、地連結。美加州西南的世界爺(Sequoia tree,二、三千年以上樹齡),是奧地利植物學家Endlicher以當地印第安人Sequoia命名此屬紅杉。因為Sequoia於1821年發明了Cherokee語的音標,使族人會說、寫該族語言。是一位了不起的當地人。

馬告是泰雅族指稱的山胡椒,公園區是泰雅族和布農族的生活領域。神木的命名應參酌植物學家如山林守護神陳玉峰教授等的意見,要與土地和其上的人連結才是。

(蔡勝雄,台灣南社社員)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