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憲宏專欄:韓柯成了愚不可及的「危險的親中者」

楊憲宏 發自台灣

美國保守派媒體《華盛頓自由燈塔》點名韓國瑜,是「危險的親中者」。攝:Kin Cheung/Associated Press

美國保守派媒體《華盛頓自由燈塔》點名韓國瑜,是「危險的親中者」。攝:Kin Cheung/Associated Press

4月10日的華府內幕報導,很不尋常的刋出了一篇文章,題目是〈Why Taiwan’s Presidential’s Election Is So Crucial, and why Americans should care about the outcome(為什麼台灣總統選舉 如此重大,而為什麼美國人一定要關心結果)〉。其中有段話十分嚴厲的批判了韓國瑜與柯文哲,說他們兩人企圖參選台灣總統是「Dangerously pro-Chinese」危險的親中者。而內文中將兩人在台灣的胡說八道都翻譯出來,還批評他們兩人的愚蠢到極點。

保守派的《華盛頓自由燈塔》(Washington Free Beacon)警告他們兩個「It would be the height of folly for a Taiwanese leader to believe that China is a friend, let alone family, and therefore warm to Beijing at the expense of the island’s friendship with the United States.(台灣政客相信中國是朋友,甚至是一家人,因而以犧牲台灣與美國的友誼做為代價去討好北京,絕對是愚不可及的事)」。

The height of folly的中文意思,就是笨死了或是荒謬絕倫,愚蠢至極或蠢到爆,大概要罵一個人笨到沒藥醫,用這個詞就當場到位了。韓國瑜與柯文哲在美國首府的評價竟同列蠢貨冠軍。柯文哲去了美國回來之後,視為痛苦記憶不願多談,他終於知道他愛亂說話,成了一個被美國討厭(a disgust)的政客。而韓國瑜更勝一籌,韓國瑜把一場到哈佛大學校園內一個中心的一場不公開的閉門簡報,誇大為到哈佛大學公開演講,被王丹揭穿,成了笑柄,可以說是人還在美國就當上了愚人表率了。

要選台灣總統的人都想到美國去增加自己的影響力,過去幾任總統都有這樣的經歷過往。老實說,沒有一點實力,想去拍拍照或是見見名人,就以為得到美國支持,實在是很天真的事。一旦提出要選台灣總統,美國行絕對是龍潭虎穴。最主要是美國的媒體,不會放過這些政治人物,一定問得清清楚楚,而且國家的智庫也是一個關卡,不要以為受邀就是成功了,到了智庫去胡說八道,一樣是奇慘無比。

2012年的大選前,蔡英文去美國到國防部訪問,顯然沒有通過面試,在status quo的定義上,沒有得到美方的信任,應是最後挑戰失敗的主因之一。但2016年的大選,蔡英文通過了美方的信任,成了選戰極大的助力。

一般來說,要選總統的政治人物去美國,有不好的評價,並不會有任何的公開批評,好的結果有可能有一些正面的報導,但都是內行人才會分析出來,但也不會馬上,通常過一段時日,才會有內幕消息。這次《華盛頓自由燈塔》這樣直球殺出,用最淺白的字,批評兩個台灣民選首長,還真是第一回。

不要以為美國人很友善,以為他們不懂中文,就可以把美國行當牛來吹。美國人不但懂中文,而且很在意,隨便拿美國材料在台灣自吹自擂。最近一些政治人物要去美國,請美國協助安排一些行程,協談過程中,美國建議的一些真正合乎他們身份的行程,都被這些政客表示沒興趣,他們要美國人安排的都是與他們的身份專業不合的行程,美國人雖然應付了,但就知道這些政客只是拿美國行做秀,所以行程當然有如觀光客,比較空洞。

美國人也是有脾氣的,任何政客到了美國,四處亂做秀,在中文媒體上宣傳說是美國人給了某某人總統級的待遇,不要以為美國人沒有看到,他們可看得得仔細,他們不會隨便給利用的。像葛萊儀對柯文哲與韓國瑜的負面反應就是,不要亂搞,特別是美國正在與中國打仗的時候,亂講一些話,會直接斷送政治生命的。

《華盛頓自由燈塔》這個評論,給的啟示是,2020台灣總統選局很重要,美國人正在睜大眼睛看,不要亂來。特別是中共的同路人,到此為止。所以綠白合作也是枉然的。一個已被美國視為愚不可及的危險親中者,怎可能成為綠營的合作對象,最近傳出有媒體在起動「蔡柯配」,可以不必了,不用瞎忙。

(楊憲宏,資深媒體人、台灣關懷中國人權聯盟創會理事長)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