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奕齊專欄:台版一國兩制舞台的架設─當紅色滲透成為日常!

陳奕齊 發自台灣

筆者認為,紅色滲透企圖在台灣島內成為「日常」存在的此刻。圖片來源:Reuters

筆者認為,紅色滲透企圖在台灣島內成為「日常」存在的此刻。圖片來源:Reuters

當舔中政客成為合法存在,紅色滲透成為台灣日常,原本隨著紅色「韓流」狂掃下所帶出的「亡國感」,並進而催動的「危機意識」與保台動力的可能,也就一點一滴的流失。

彼時,擁有黑道背景的統促黨、愛國同心會到處滋擾的時候,台灣社會輕忽放任;然後,宣揚一國兩制的「祖國」雜誌,悄悄攻佔高雄市立圖書館與學校圖書館,緊接著就傳出中國國台辦旗下機構領銜的「一國兩制和平統一」遊行,就在台中警察開道下,準備大張旗鼓地在台中街頭招搖過市了。

原本,紅色或中國白蟻滲透應該是隱蔽的,現在不僅大剌剌地現身,更進一步在台灣各處遍地開花,企圖成為台灣社會的「日常」,並透由日常化現身過程中,把「一國兩制」跟「兩岸和平」無縫嫁接,慢慢麻痺台灣社會對此的僅戒心。

就在紅色滲透企圖在島內成為「日常」存在的此刻,20多名上海及香港的涉台學者及相關人士,早在上海舉行閉門會議,替「習草包」在《告台灣同胞書》四十周年講話中提出的「一國兩制台灣方案」,進行內容的勾勒與擘劃了。

於是,回過頭想想,去年11月24日中國韓流狂掃之後,草包習大帝在去年12月18日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周年中,那席跟過往「寄希望於台灣人民」的老套說法不同、卻令人冷汗直冒的講話:「牢牢掌握兩岸關係發展的主導權與主動權」,就令人相當憂心。

事實上,2020年對中國或台灣絕對是關鍵的一年。因為,眼看川普將非常有可能在2020年底勝選,美中貿易戰的發展收尾,中國除了以「政治採購」平衡貿易逆差之外,更必須要對強迫技術轉移、智財權與補貼等問題做出讓步,同時,為求中國遵守約定,更傳出美中雙方已經確定監督此項協議的機制,包括新的執法辦公室。是故,中國過去藉由濫用國際經貿「遊戲規則」而取得經濟利多,將消失大半並導致中國經濟下行或疲軟成為常態。

換言之,習近平稱帝之後便加大力度的進行全面社會監控的主要意義,乃是在中國過往的「高速經濟發展」以作為正當性來源,其成效將快速遞減;因此,社會監控力度的強化,便成了鞏固習大帝皇權的重要手段。然而,中國社會壓力鍋不可能一直採取高強度的蓋壓,於是,將壓力外溢轉向台灣的取奪時間表制定,就成了順理成章的策略。

尤其,當中國已於去年成功實踐「用選戰取台灣比用砲彈容易與可行」的戰略之時,台灣島內的紅色或中國白蟻不避諱的現身橫行,也就成了呼應中國團隊正式參與台灣2020大選的熱身動作,並開始為台灣所謂「一國兩制」回歸進行舞台架設工程。

當中國已經在架設舞台的此刻,如何強制拆台呢?當然是迅速以「反統戰法」的立法,打造出最佳的強制拆台機具,不是嗎!

(陳奕齊,基進黨主席)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