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禮詩專欄:群島防禦、安全區域聯盟與《台灣保證法》 說明了什麼?

呂禮詩 發自台灣

在《台灣關係法》屆滿40周年之際,美國部分的參眾議員提出了《台灣保證法》草案。圖片來源:U.S. Indo-Pacific Command

在《台灣關係法》屆滿40周年之際,美國部分的參眾議員提出了《台灣保證法》草案。圖片來源:U.S. Indo-Pacific Command

日前解放軍兩架殲11戰機穿越海峽中線,外交部在推特表示,已透過管道通知區域內的合作夥伴;意外的曝光了我們是「安全區域聯盟」的一員,在東亞並不孤單。日本防衛大臣岩屋毅則是在7日抵達了宮古島,巡視陸上自衛隊上個月下旬所進駐的新基地。另在《台灣關係法》屆滿40周年之際,美國部分的參眾議員提出了《台灣保證法》草案。安全區域聯盟、日本的西南區域部署及《台灣保證法》,這三者看似近乎毫無交集的事件,事實上與台灣的安全與美國的保證,息息相關!

日本開始強化西南離島的防禦,始於2014年至2018年的「中期防衛力整備計畫」,不但在與那國島興建雷達站並部署沿岸監視部隊,另以肩負偏遠島嶼突發事件的「西部方面普通科連隊」(Western Army Infantry Regiment,WAiR;簡稱「西普連」)為基礎,擴編為專精兩棲作戰,負責奪島任務的「水陸機動團」(Amphibious Rapid Deployment Brigade, ARDB)。

雖然如此,日本統合幕僚長(相當於參謀總長)山崎幸二於擔任陸上自衛隊幕僚長期間,接受《產經新聞》訪問時指出,從鹿兒島縣的大隅諸島到領土極西的與那國島的1200公里琉球群島與釣魚台、大東諸島所構成的「西南地區」,幾乎處於戰力真空狀態。

故此,日本政府斥資160億日圓(約合新台幣45.8億元)購買鹿兒島縣的無人島「馬毛島」,平時作為作為美軍「陸地模擬航空母艦甲板起降訓練」(Field Carrier Landing Practice, FCLP)的據點,戰時亦能替代沖繩那霸基地,分散航空自衛隊的兵力部署。陸上自衛隊於3月下旬正式啟用了奄美大島和宮古島的新基地,石垣島基地並已開工;未來此三處將部署03式防空飛彈(Chu-SAM)及12式攻船飛彈,另考慮在宮古島及石垣島部署搶修機場跑滑道的工程單位。

更令人意外的是,在2018年「環太平洋軍事演習」(Rim of the Pacific Exercise, RIMPAC)的「實彈擊沉演習」(sinking exercise, SINKEX)中,美陸軍所使用的「高機動砲兵火箭系統」(High Mobility Artillery Rocket System, HIMARS),將於今年首度在日本沖繩縣試射;不僅於此,此一已於2016年美菲間「肩並肩」(Balikatan)聯合軍事演習中試射的火箭系統,美國刻正與菲律賓討論軍售的可能性。

從日本自衛隊加強「西南地區」的部署,到美國對菲律賓的軍售,哪些國家是台灣的「安全區域聯盟」,就不言而喻了!

這一連串的舉措,正是美國智庫「戰略暨預算評估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Budgetary Assessments, CSBA)前主席克里彬維奇二世(Andrew F. Krepinevich,Jr.)於《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季刊中提出的「群島防禦」(archipelagic defense)概念;其主張第一島鏈國家部署水雷、防空及攻船飛彈,可以封鎖島鏈各國間的海峽,將解放軍限制於近海活動。

文中並強調,美國必須透過條約與安全承諾,與日本、菲律賓及台灣形成群島防禦的聯盟,目標在於威懾北京對於第一島鏈的侵略或脅迫;如此整個西太平洋地區國家的和平與穩定,方得以確保。

當下美國與日本及菲律賓,分別簽有《美日安保條約》(Treaty of Mutual Cooperation and Security Between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nd Japan)及《美菲共同防禦條約》(Mutual Defense Treaty Between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Republic of the Philippines);唯獨與台灣僅有《台灣關係法》(Taiwan Relations Act)的模糊態度;雖然近年來在國會的努力下透過《國防授權法案》(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 NDAA)及《台灣旅行法》(Taiwan Travel Act)強化美台間的軍事交流,但實質效果有限。

《台灣保證法》(Taiwan Assurance Act)的提出,除了要求美國總統審視國務院有關「美台關係」的指導方針,主張台灣參與聯合國、世界衛生大會(WHA)、國際民航組織(ICAO)及國際刑警組織(INTERPOL),重啟美台雙邊貿易談判外;在軍事方面則明確的要求美國國防部致力將台灣納入雙邊與多邊的軍事演習、於美國在台協會(AIT)聯絡事務組派任現役將領、並定期對台軍售;且以國會意見支持台灣發展空防及水下作戰能力的「不對稱防禦戰略」(asymmetric defense strategy),體現對台灣的安全承諾。

群島防禦的成形、區域安全聯盟的曝光,到《台灣保證法》的提案,在在說明了台灣是東亞區域安全中不可或缺的要角;未來的一年,我們選擇的不僅是自由的生活方式,更是對民主的價值堅持,豈能不慎!

(呂禮詩,前新江艦艦長)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