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銘祐專欄:警告若有用,還要NCC幹嘛?

張銘祐 發自台灣

筆者認為,「統媒」不斷造神國民黨籍的高雄市長韓國瑜。攝:周子愉/讀報

筆者認為,「統媒」不斷造神國民黨籍的高雄市長韓國瑜。攝:周子愉/讀報

「統媒」製造韓國瑜的新聞不遺餘力,甚至都捨去了追求「真相」的基本法則,眼看著網路媒體興起,「內容農場」散發的假消息不斷在台灣擴散,已經嚴重影響到台灣國安問題,但NCC(國家通訊委員會)似乎都坐視不理。

台南已開始有民間人士發起拒看「統媒」運動,因為之前已經傳出有所謂廣告商,以不用收視費或補助500元等誘因,到處去各小吃店「定頻統媒」,雖然僅止於傳聞,但是國家通訊委員會一直沒有介入調查,嚴重影響民眾知的權利和自由選擇新聞媒體的原則。

從石虎PK貓熊,把貓熊形塑得溫馴可愛,但石虎卻是張牙舞爪,這就根本扭曲了「客觀」報導的原則。國際與中國貓熊傷害飼養員的新聞頻傳,石虎則是台灣瀕臨絕種的獨有動物,但統媒厚此薄彼的報導顯而易見。不只如此,統媒新聞台對駐日外交官因假輿論壓力自縊的報導、以及200萬噸麻豆文旦被棄曾文溪的危言聳聽報導,從來也沒有查證;甚至同集團的網路媒體還大罵台灣採購軍費,浮大誇耀敵國中國的新轟六「帥」等等,NCC都視若無睹。

面對這樣的新聞,NCC就只是要求媒體「檢討報告」、5年來也僅開罰過1次,其實NCC有「換照」的利器,但就是不願使用,「統媒」根本就不痛不養。這些統媒集團高層每年都會到北京「面聖」立場鮮明,但從《國安法》到《國家通訊法》都無罰則,台灣號稱主權獨立的國家,卻無力抵抗,假新聞與假消息滿天飛。

另外,「騰訊視頻」也將依循「愛奇藝」模式,要來台灣攻佔網路影視市場,2愛奇藝之前利用兩岸關係條例,以人頭方式由業務代理公司經銷,伺服器則設在海外;如果騰訊依此法律漏洞再獲過關,那根本就是「賺台灣人的錢,洗台灣人的腦」,試問,NCC有何作為可言?

以法國的最高視聽委員會(CSA)為例,如果法國電視台的放送服務被外國政府控制或影響,有損國家基本利益,最高視聽委員會即有權阻止或令其暫停放送;德國在前年1月通過的《社交網路強制法(NetzDG)》也規定,擁有200萬以上使用者的平台,須在24小時之內移除「明顯非法」的內容,如恐怖主義、種族主義題材或假新聞,否則可罰以最高5,000萬歐元(約新台幣18.3億)的罰款。

馬來西亞同樣如此,去年4月通過的「反假新聞法」,一般人如果在社群散播假新聞,可處最高50萬令吉罰金(約台幣398萬元)或最高6年徒刑。台灣一直面臨中國統戰威脅,NCC與立法院都必須去正視這些問題的嚴重性。

(張銘祐,政治評論員)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