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曉玲專欄: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那澎湖呢?

蕭曉玲 發自台灣

美國代表迪安·艾奇遜以國務卿身分簽署《舊金山和約》。圖片來源:維基共享資源

美國代表迪安·艾奇遜以國務卿身分簽署《舊金山和約》。圖片來源:維基共享資源

民進黨執政之後,嘴裡老是嘀嘀咕咕著,「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名字叫做中華民國」,這句話乍聽之下似乎很合理,仔細探究,卻會發現這句話根本是邏輯不通的。

首先,單就最基本的名稱問題,「中華民國」的縮寫可以是「民國」,也可以是「中國」。前者往往指稱一個時代,代表了某段歷史記憶;後者則是一個國家的簡稱,現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簡稱也是同一個「中國」。英文翻譯的部分,ROC的全名是「Republic of China」,直譯的話,就變成「中國共和國」或者兼顧音譯的「支那共和國」,同屬漢字文化圈的日本過去就是使用「支那共和國」此一名稱的。然而,無論如何縮寫,中華民國四個字裡就是沒有「台灣」兩個字,怎麼變也不會變成「台灣國」。

「台灣」,自始至終就只是個地理名詞,可以說它是目前這個「中華民國政府」的所在地,但這當中的關係也不是一個草率的等號就可以囊括,不然USA也可以被叫做「華盛頓特區國」、日本則是「東京都國」,不是嗎?那麼,台灣與中華民國政府之間的關係為何?1945年終戰後,蔣介石元帥依據盟軍最高統帥麥克阿瑟的《一般命令第一號》接受日軍的投降,當年在中山堂舉行的受降儀式中,典禮台後方掛的是蘇聯、美國、中國、英國盟軍四國的國旗。那時的中國就是中華民國。1949年國共內戰中敗亡的蔣介石一方逃來台灣時,台灣仍未脫離根本上的盟軍託管地身分,當然也不是中華民國的一省。直到1951年簽訂《舊金山和平條約》時,台灣、澎湖以及其他島嶼才正式被日本政府所放棄。《和約》中日本政府是放棄台澎主權,並沒有讓渡主權給任何一方,這就是台灣主權未定論的由來。

有鑑於美國是對日戰爭出力最多的國家,是《和約》中白紙黑字的主要佔領國,其對於台澎地區是有最高的處分權,中華民國軍隊充其量不過是受委託的代理人,本身並未實質取得台灣和澎湖的主權。台澎地區作為美國的佔領地,隨著1952年《舊金山和約》生效、盟軍總司令部GHQ結束任務之後,權力應當回歸到美國總統手中。這也是川普總統簽署《亞洲再保障倡議法》時所提到的「美國總統作為三軍統帥專屬的憲政職權」的緣由。換句話說,台灣的頂頭上司就是美國總統。

台灣的地位就好比1972年之前的琉球一樣,是屬於美國的軍事佔領地,等待著漫長的戰後重建工作的完成,與琉球的差別僅在於直接的佔領統治或間接的委託代管而已。民進黨政府執政以來,時不時地打壓獨派團體、阻擋東奧正名,早已違背了台獨的信念,背叛了一票一票把他們拱上大位的支持者們。故意用「中華民國是台灣,台灣就是中華民國」這種有如繞口令一般的話語,目的無非是想繼續欺騙台灣人。可是,台灣人民還會再次受騙上當嗎?

區區的軍事佔領當局居然妄想僭稱委託代理者的國名,天底下有這麼荒謬的事?更何況這位名叫中華民國的代理者還是個一隻腳踏入棺材的癌末病患(金門馬祖還在,民國尚未死透)。說到這裡,倒是提醒了筆者一件事:受委託代管的,可不只台灣島而已啊!還包括了同樣在《馬關條約》中被割讓,也同樣在《舊金山和約》中被放棄的難兄難弟—澎湖群島。

參考民進黨的主張:「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名字叫做中華民國」,倘若「澎湖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名字叫做中華民國」,一點也不奇怪。

(蕭曉玲,台灣北社理事、台灣教師聯盟理事長)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