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韓國瑜有一般人所想像那麼棒嗎?

鄧鴻源 發自台灣

筆者認為,韓國瑜當選高雄市長並非其個人能力好,而是民進黨的改革未落實。圖片來源:中央通訊社

筆者認為,韓國瑜當選高雄市長並非其個人能力好,而是民進黨的改革未落實。圖片來源:中央通訊社

一些韓粉說,韓某人在最近幾次總統候選人的民調中都高居第一名,有幾個第一,例如:1言既出發放員工獎金,是與員工站一起的好長官;1瓶礦泉水1面國旗革新選舉文化,用清廉方式打選戰;1肩扛起艱困選區展現無比勇氣,成功把深綠高雄大翻轉;1句發大財口號直白,說出人民心聲要的就是拚經濟那麼簡單;1個月1次夜宿基層傾聽民意,絕不高高在上而是與平民同在。

簡直是笑話,試問,當初發放員工獎金的錢哪裡來?不過是利用颱風假炒高菜價,圖利自己與員工的作法,是將自己享受建立在廣大市民的痛苦上,否則哪有漲價那麼久的事?他又憑甚麼擔任果菜公司總經理?他有何農業資歷?不過是靠黨政關係所撈來的職位而已,如同他怎麼有辦法廉價租用台糖土地辦貴族學校?不是靠「特權」是甚麼?

所謂「1瓶礦泉水1面國旗革新選舉文化」又如何?高雄在謝長廷與陳菊治理下,自來水與愛河都很乾淨,豈是以往國民黨籍市長所能比?國旗與國歌一樣都是黨政不分,否則國旗中怎麼有國民黨黨徽?為何其黨歌可以當國歌?世上有哪一國家是如此?連中共也沒有如國民黨這麼厚顏寡恥,因為中共的國歌是義勇兵進行曲,黨歌是共產國際歌,國旗是五星旗,黨旗是斧頭鐮刀,北韓的黨與國的圖騰也是有別。

所謂「1肩扛起艱困選區展現無比勇氣」,其實是被趕鴨子上架,死馬當活馬醫,國民黨存心把他當砲灰,否則當地的國民黨立委為何沒人敢選?起初韓某人也畏戰,不敢在高雄選,一度想在台北選,最後因為沒有其他人選,不得已只有被逼硬著頭皮參選,原本沒有信心,只因國共利用大量網軍聯合炒高韓的選情,影響許多無知的高雄中間選民,並聽信他發大財的謊言,卻不知他所謂發大財的基礎是建立在認同阿共的「九二共識」上。

所謂「1個月1次夜宿基層傾聽民意」,到底做了幾次?以前小蔣與小馬不也是如此嗎?不過都是在作秀而已。人家陳菊可是長時間與高雄市民在一起,過年期間也一樣,哪像韓某人在過年期間帶家人與親友往國外旅遊,其他時間也一樣,就任至今沒有多久,不知出國幾次了?上班卻像「一條蟲」,老是藉故請假,這樣說是在「拚經濟、人進來」,不是自打嘴巴嗎?

綜觀其學經歷背景,據他自述,中學期間很混,不得已進入陸官,還只是專修班,專修班軍官在軍中給人印象如何,當過兵的人都知道,大都是很混的一群。後來靠加分考入東吳,也不知怎麼混進政大東亞研究所,在學期間也都很混,可見讀書不用心,只是想抬高自己身份而已。後來他在中國某大學「進修」,相信其心態也應是如此。

兩度擔任民代期間,他都發生因不滿同仁言論而打人的事件,平時也常藉故缺席,若有出席的話,通常只是在為軍公教等既得利益族群發言,可曾關心一般勞工與農民?可能因為如此,形象不佳,所以被國民黨中央冰凍、消失一段長時間。後來若非菜價飆高甚久,引起民怨,韓某被逼出來面對民代質詢,否則誰也不知原來他已廁身過菜公司總經理!在政壇消失那一段時間,被人發現到中國「讀書」,究竟實情為何?啟人疑竇。

他之所以出人意料之外選上高雄市長,與其說是其政治訴求打動人心,不如說是小英施政不得民心,如年改幅度過小,得罪軍公教族,對廣大勞工與農民也沒有好處,一例一修又得罪勞工,同婚法更得罪佔大多數的保守民眾與教會人士。轉型正義也未落實,至今未下令全國拆除獨裁者銅像,硬幣鈔票也不改版,也不特赦明顯受國民黨政治迫害的阿扁。索討黨產也是一樣,到底討回來沒?未來怎麼使用?許多人都不知道。司法改革更是原地踏步,只因用了兩位只相當官不願改革的爛人當司法首長。

民進黨在朝人士大都是美麗島或野百合世代的人士,長期為台灣的自由、民主與人權奮鬥,而韓某人的從政背景可說完全與自由與民主背道而馳。如今為何民進黨的支持民調直直落,只因就是小英在內政上沒有魄力,只有年改改半套,其它乏善可陳,尤其是司改與轉型正義,更令人不滿,以致讓人質疑小英只是另一個小馬。更糟的是,小英明知自己的缺點卻沒有勇氣即時改正,以致如今人氣始終拉不上來,連原本支持者也搖頭嘆息!

小英若要起死回生,應該趕快做幾件令人感動的事,如下令全國學校拆除威權銅像,慈湖與中正廟撤衛兵,同時給予阿扁特赦,並公布國民黨迫害人權、陳文成與阿扁的真相。還有更改不倫不類的國歌,畢竟世上哪有一國將某黨黨歌當國歌唱?須知,三年前經台大某社會學李姓老師給選課學生做調查,該班百分之九十以上學生都認為,最該從地球上消失的就是我們國歌!相信全國學生也是如此,所以我們必須重新製作一首能真正代表台灣人的國歌,不應讓學生與軍人繼續唱這種黨國不分的國歌,將全民當「莊孝維」。

總之,韓某人有一般人所想像那麼棒嗎?應該是小英的無能,加上國共網軍亂放假消息推波助瀾所致。小英總統若不能趕快做以上幾件令人感動的事,明年原本支持者將很難再投票給妳。

(鄧鴻源,大學教授)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