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西專欄:司改與媒改是其它改革的基礎

妖西 發自台灣

筆者認為,司法改革和媒體改革最好是同步進行。攝:Makoto Lin/中華民國總統府

筆者認為,司法改革和媒體改革最好是同步進行。攝:Makoto Lin/中華民國總統府

回顧蔡英文執政近三年來的許多改革,有一件事令人恍然大悟;原來,民進黨並沒有做好改革的準備。許多人以為2012年就參選過總統的小英,花了數年認真下鄉、四處舉辦座談會,理應充分瞭解台灣需要什麼改革,並且擬定好了步驟,一上任就可立刻執行。結果不然,不管是哪一項改革,顯然都是上任後才從零開始,先瞭解、做研究、寫報告,然後眼看三年就這樣過去了。

時間不等人,2018年底的大敗選就是給小英的改革最直接的回應。人們顯然對改革並不滿意。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改革的步伐太緩慢。其實,完全執政如果事前準備充分,擬定一個改革計畫並照著執行並不會那麼慢,更不會如此紛亂。

國民黨長年統治留下的待解問題很多,但需要先動手改的是司法以及媒體。若司法不先改革,其它的改革工程都很可能在過程中被黨國司法的法官、檢察官給破壞掉,甚至最後功虧一簣。黨產會在抄國民黨黨產時遭遇司法的阻礙,就是一例;德國的轉型正義之所以成功,也是因為司法先改,把納粹時期的法官檢察官等舊時代、舊思維、舊習性的人員都換掉,被究責方無法透過司法漏洞脫身甚至反咬改革方一口,才可能順利進行。

再來是媒體改革。2012年反媒體壟斷運動時曾試圖催生《反媒體壟斷法》,很可惜的是執政黨無心延續,時代力量也無力強推。當時《反媒體壟斷法》最重要的點,其實主要就是反對中國因素入侵媒體。可惜的是,在媒改這一塊,蔡政府三年來不要說毫無進度,而是根本在各種聲明、公開談話中就從未提及。媒改如此重要,卻根本沒有被放入改革的議程中。由此可見,媒改根本不在蔡政府改革藍圖的問題意識之中,即使2018因為媒體做亂而大敗後也還是一樣。只能說,不知錯也無從改吧。

司改和媒改最好同步進行。對被改革的黨國舊勢力來說,媒體是他們一直以來的優勢強項。他們總是透過媒體散佈誤導甚至根本錯誤的資訊,操弄民意;遇到責任追究時,媒體則負責煽動民眾反對,製造強大的改革阻力。如果只是先做司改,被改革方便可能透過媒體製造民意反撲、反改革;如果是先改媒體,那司法就可能成為讓媒改最後破功的漏洞。所以,司改與媒改最好同步進行,方能完封反改革的力量。

一旦司改與媒改有一定的成果,其它的改革就會因此有了堅實的基礎,不會輕易被反改革方翻掉改革的成果,改革的節奏也能夠拉的快一些,讓執政的政府拿得出政績,以應付選舉的需求。

可惜的是,蔡政府對於改革缺乏事前的通盤計畫,改革變的零碎化,速度也快不起來;面對反改革方的反撲,又缺乏強勢壓制的魄力與意志力。距離2020不到一年,屆時蔡政府拿不出亮眼的改革政績,對已然不樂觀的總統選戰,肯定是雪上加霜。

(妖西,本名劉敬文,李登輝民主協會策略執行長)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