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奕齊專欄:2018台灣敗選後的「舔中比賽」?!

陳奕齊 發自台灣

筆者認為,台灣不少政客陷入了一種所謂的「舔中比賽」。攝:Jason Lee/Reuters

筆者認為,台灣不少政客陷入了一種所謂的「舔中比賽」。攝:Jason Lee/Reuters

1980年代末,冷戰對峙瓦解後,資本主義全球化的風潮在世界各地扣邊與拓邊。彼時,批判全球化最力的一個警醒即是,資本利潤嗅覺將隨「廉價勞工」指引流動,並造成一種「勞工比賤賽」(race to the bottom)狀態。的確,三十年過去了,經濟全球化的後果之一,即是許多國家包括台灣,工人薪資陷入停滯或升幅小於物價上漲的景況中。

有趣的是,台灣政客最近似乎也陷入了一種所謂的「舔中比賽」(race to the China’s asshole)的狀態中,天龍政客使出「兩岸一家親」,南禿政客便來一記「你儂我儂,指腹為婚」,然後也想競逐大位企圖的朱立倫則由岳父高喊「兩岸和平協議」,那位白賊政客唯恐落後,馬上拋出當選後簽署「兩岸和平協議」的支票。霎時間,仙島政客陷入一種「舔中比賽」的迴圈中,唯恐「舔輸」而被北京討厭。

事實上,這股仙島政客的「舔中比賽」,必須放在2018本土大敗的脈絡下來看,更可看出仙島已臨沉淪前夕。2018年11月24日的選舉,是親民主國際路線大輸給親中獨裁路線,此即為何敗選後。美國參議院要求國務卿龐皮歐要關注中國介入台灣選舉,隨即《華盛頓郵報》也有投書指稱中國介入台灣選舉情事。

本土大敗之後,2018年12月18日,習大大馬上在改革開放四十周年的講話中提及:「牢牢掌握兩岸關係發展的主導權與主動權」。此一跟過往陳腔濫調的對台講話風格不同,似乎意味著「中共已確認透由『選舉操弄』來掌控台灣,是比用砲彈打台灣便宜,也具可實踐性」。於是,2019年1月2日,習大大在「告台灣同胞書」四十周年講話中,進一步提出「一國兩制的台灣方案」,為台灣未來「一錘定音」。隨即,蔡英文不知哪裡撿到的槍,馬上強烈回擊,以九二共識是一國兩制,沒有模糊空間,台灣人民不接受一國兩制云云。

一時間,撿到槍的小英逆風高飛,習大大顏面無光;隨即,不知哪邊馬上殺出「退稅爭議」與「口譯哥」的無聊爭議,企圖轉移焦點。爭取到時間之後,天龍政客馬上殺出「中國警察旁,台灣搶美國銀行」的說法,替龍顏盡失的習大大補妝上色。緊接著,仙島政客便輪番炒作「兩岸和平協議」的話題,企圖把人類原本不該存在「吃屎」的問題意識,變成煞有介事且必須考慮的事項之一。

記得2017年12月,澳洲的工黨籍政客鄧森(Sam Dastyari),因為收受中國政治獻金的舔中案被爆後,成為澳洲政界醜聞而辭職下台。彼時,澳洲法律是可收受來自國外政治獻金的喔。反觀,台灣呢?我們不知仙島參與舔中比賽的政客,是否背地裡有收受中國資金、個人或家族在中國有龐大利益,抑或有什麼把柄在中國手中,但當習大大用「一國兩制」來替台灣前途一錘定音之時,仙島政客卻回以「兩岸和平協議」,企圖利用「和平」為包裝,替「台灣方案的一國兩制」搭建平台,不僅沒被公幹,更沒成為政治醜聞被唾棄,足見仙島政治道德之低落啊!看來,仙島未來的葬送,首先不在於中國的強取豪奪,而是在於仙島人自身的漠然與不以為意吧!

(陳奕齊,基進黨主席)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