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專欄:台灣需要高俊明的高度

曹長青 發自美國

美麗島事件藏匿施明德案受審之人,包括張溫鷹、黃昭輝、許富夫婦、林樹枝、趙振貳、吳文、高俊明、林文珍。製圖:美術組

美麗島事件藏匿施明德案受審之人,包括張溫鷹、黃昭輝、許富夫婦、林樹枝、趙振貳、吳文、高俊明、林文珍。製圖:美術組

在通往自由的艱難跋涉中,尤其在歷史轉折時刻,每個國家或族群都有幾個自己的標竿性人物,帶領風潮,啟迪民智,影響深遠。像日本明治維新時代,就有福澤諭吉(提出脫亞入歐)和伊藤博文(推動變革的首任首相);英國更有亞當·斯密(自由經濟之父)和洛克(提出個人三大權利)等人,引導了美國及全球走向自由經濟和民主政治的思想巨人。在當代台灣,也有兩位自己的標竿性人物:彭明敏教授和高俊明牧師。在彭教授90歲生日時,我曾寫過〈台灣需要彭明敏的高度〉。現在高牧師過世,我想到的是〈台灣需要高俊明的高度〉。他們兩位,一位世俗,一位宗教,在兩個領域各自展示了他們的思想高度、道德人格和精神力量。高牧師的高度,體現在五大方面。

第一、傳播基督教,拯救靈魂

高俊明的祖父是台灣本地人第一位傳道者,其家族中,光是男孫就有5個牧師,高牧師家族為基督教在台灣的傳播做出了重要貢獻。台灣是一個佛教為主的社會,據維基百科,佛教徒有800萬,佔人口35%,寺廟12000多個(據說比超市還多);基督徒只有138萬,佔人口6%,全台有1265個教會。

眾所周知,台灣很多佛教領袖親北京,甚至去朝拜共產黨,被稱為「政治和尚」的星雲就是一個典型;更有彰化的寺廟公然掛出五星紅旗;台灣的基督教領袖則親美國、親西方,多是本土派、台灣人。高俊明牧師就是這方面的一個標竿。

佛教宣揚慈悲慈善等,對人的精神有幫助。但台灣的確有很多藉佛教斂財的和尚。我訪台時多次見過很功利的朝拜。例如有一次經過台北龍山寺,因其香火濃烈撲鼻,就進去看看。原來很多人在排隊等一位和尚算命:關於孩子考學;等於直接把宗教變成了交易:你給錢,他就說你孩子一定考上。如果是孩子來了,和尚給一番鼓勵(就算心理暗示,精神輔導),家長回饋金錢奉獻,也說得過去;但那個場景,孩子都不在場,和尚只跟家長說,明顯是騙人斂財。

再比如有次在台北捷運下錯車,發現地下層竟是一排排小屋,裡面都是算卦的,不少人在求簽保佑。曾有人說,想賺錢去台灣,剃個光頭,披身袈裟,席地一坐,阿彌陀佛,就財源滾滾。台灣不少佛教大師都是金錢暴發戶,這是人所共知的。而基督教牧師卻是另一番景象。

第一次見到高牧師,是十多年到他台南的家。很簡陋,幾乎有點家徒四壁。但高牧師的精神世界很豐富,他熟讀聖經,彬彬有禮,尤其是他講話時的儒雅和超然,頗給人一種感覺,他就是上帝派到台灣的使者:既有莊嚴、高貴的境界,又謙卑入世。記得那次主要聽高牧師談信仰之路,然後還探討了蔣介石到底是真基督徒、還是假基督徒?蔣為什麼就不能走民主之路,還對台灣人民追求自決權的鎮壓等。

前兩年再到台南探望高牧師,發現他的住家變得相當現代,還有電梯等,我想是不是高牧師發財了;後來才瞭解,這是民視郭倍宏董事長特意為高牧師一家裝修的房子,提供給高牧師及師母安養晚年。郭倍宏也是虔誠基督徒,對高牧師非常景仰,有一次高牧師生病,在台南新樓醫院住院,郭倍宏夫婦前去探訪;言談之間知悉高牧師原先住宅進出動線對老年人不方便。離開醫院後,郭倍宏至附近他的一個建案視察,發現他的房子居然可以直接看到高牧師的病房。郭倍宏認為這是上天的旨意,當場打電話給在病房中高牧師的家屬表明心意,把這間鄰近新樓醫院及台南神學院的房子,修改成牧師館,無償提供使用。

高牧師擔任《玉山神學院》院長十多年,培養出很多信徒;高家幾代人在台灣傳播愛、憐憫、信仰等基督文明,可謂功德無量,對台灣人的道德提升、信仰強化,高牧師都留下了豐碑。

第二、發表《人權宣言》,強調住民自決

台灣的獨立建國之路有兩個里程碑的文件,一個是1964年彭明敏及兩名學生發表的《台灣人民自救宣言》,提出15字方向:制定新憲法,建立新國家,加入聯合國。再一個里程碑文件,就是1977年高俊明擔任幹事長的基督長老教會發表的《人權宣言》,提出兩點:1,台灣前途由住民決定;2,建立一個新而獨立的國家。這個《人權宣言》與彭明敏的《自救宣言》在同一個精神高度,可謂思想價值的雙子塔!

美國立國之本有兩個文件:《獨立宣言》與《憲法》。前者提出個人有生命、自由、追求幸福的三大權利;後者把這三大權利法律化,基本理念是兩句話:限制政府權力,保護個體權利。台灣成為一個正常化獨立國家後,彭明敏的自救宣言,高俊明的人權宣言,這兩個文件也將成為立國之本,其先驅般的價值,會被後代敬仰和遵從。

第三、反抗專制,獄中堅貞不屈

基督徒追求「信、望、愛」三個境界。高牧師就體現了這三種境界:他一生篤信耶穌,傳播基督教,可謂「信」;他充滿愛心,無論對家人(去世那天是與妻子結婚61週年)和世人,還是對台灣和世界;他永存希望,即使在牢獄之災的最黑暗時刻。

在國民黨專制時代,高俊明為黨外人士提供藏身之處,被以「藏匿叛徒罪」判刑七年。研究者說,實為懲罰他主導發表《人權宣言》挑戰專制。在監獄,不僅被剝奪自由,更有食物短缺等等惡劣。高牧師從沒有屈服,他把這當作上帝的揀選和磨練。

十多年前我在前後幾天內同時讀了《雷震(獄中)家書》和高俊明獄中寫給妻子的信結集。這兩本書當時給我一個很深的印象是,雷震的幾乎每封家書都要食物,要紅燒肉,要雞魚,要罐頭什麼的;談吃佔了很多篇幅,他好像是個「飢餓的嬰兒」嗷嗷待哺。我對雷震先生當年的膽識充滿敬意,他坐國民黨10年監獄,其伙食之差可以想像。但在高俊明的家書中,卻沒有一次要吃的,記憶中他甚至都沒談到過食物問題。他的信裡基本都是談信仰的精神世界和某些具體的事情。當時很感嘆,有信仰的人真是不用吃飯可以活啊。

第四、力挺喜樂島聯盟,支持公投入聯

在台北的另一位虔誠基督徒楊劉秀華老人的家裡,也曾幾度跟高牧師碰面,他始終關注著台灣走向獨立建國的問題,那種執著,感覺不亞於他的基督信仰。最後一次見到高牧師,是去年春節期間,當時他住在台東的女兒家,我和金恆煒先生一起去看望高牧師,也談了喜樂島聯盟成立要開記者會的事。他靜靜地聽,不插一句話,雖已89歲高齡,但沒戴助聽器,聽力很好。聽我們講完後,當時的場面至今難忘,高牧師聲音洪亮、毫不含糊地表示支持,而且親自到台北出席228記者會

2月28日的喜樂島記者會大爆滿,群情沸騰,眾志成城!這不僅有總召集人郭倍宏、彭文正等台派人士的努力,更有像彭明敏教授、高俊明牧師等德高望重的標竿性人物的支持和感召!那天彭明敏教授因身體不適臨時住院(他躺在病床上收看了現場直播),但高牧師坐在主席臺上。有人發言時說,這意味著上帝保佑台灣!全場雷鳴般的掌聲,不僅是祝賀喜樂島,祝福台灣島,也是感激高齡、行動不便的高牧師專程從台東趕來的道義相挺!

去年4月7日喜樂島聯盟的高雄成立大會,高牧師再次從台東專程趕去,他的身體已很差,坐在輪椅上,但他的形象在人們心裡是那樣高大!成立會可謂群英聚會,很多台獨元老都是多年來首次相聚,像前總統李登輝、彭明敏先生、高俊明牧師等……。他們的力挺,眾多台灣人民的支持,更使喜樂島聯盟背負起領導台灣人民走向獨立建國之路的重任。令人沉痛的是,高牧師終於沒能見到那一天。這不是他一個人的悲哀,是台灣的悲哀。

第五、拒絕權力誘惑,堅守信仰理念

除了力挺喜樂島聯盟,高牧師在他生命的最後兩年裡,還有兩件事展示了他的堅持原則、敢於直言、不被權力誘惑的超然境界。

一件是蔡英文執政時,邀他做總統府資政,他拒絕了(在陳水扁時代他曾做過)。因為一是他不贊成蔡英文重用很多藍營國民黨人。二是他反對同性婚姻,認為婚姻是在一男一女之間;不僅《聖經》這樣教導,也是人類幾千年形成的傳統文明。蔡英文推動同性婚姻,還要改民法,在他這裡通不過。什麼資政等頭銜,都無法換取他對聖經,對信仰,對常識的遵從。當時的大老,有兩個人拒絕了做「資政」,一位是彭明敏,另一位就是高俊明。恰恰就是這兩位!這個簡單舉動的背後,是理念、是水準、是境界、更是人格!

台灣深受中國傳統文化影響,西瓜偎大邊,諂媚權力者的現象比比皆是。曾在網上看到兩張照片,台灣兩個政治人物(都是立委)居然向蔡英文90度鞠躬。也看到有八九十歲,甚至百歲者,一生主張台獨的人,卻去跟堅持「維持現狀」、絕不往前挪半步的蔡英文手牽手,參加蔡英文主持的元旦升旗儀式。在那個代表國民黨殖民統治的齒輪旗升起的一瞬間,他把自己一生的理想(摘掉那個虛假國旗國號,使台灣成為正常化獨立國家)、尊嚴和人格降到了最低點。這些換來的,是資政頭銜和權力的撫摸。

相比之下,更可看出彭明敏、高俊明這兩位標竿性人物對理念的堅持,對人格的堅守,對尊嚴的捍衛。

高牧師的另一個精彩,就是今年元旦後第三天,他和彭明敏、吳澧培、李遠哲等四人在《自由時報》發表公開信,勸蔡英文不要再選總統,因各種民調都是蔡輸,他們希望綠營找到強棒,2020 打敗國民黨,保住本土政權。但巧合的是,元旦次日中國獨裁者習近平發表威脅台灣的講話,蔡英文做了強硬回應,結果得到好評,由此導致一些人對四位大老這個節骨眼上發公開信(等於批蔡)不滿。但蔡英文一時的強硬講話,並不代表她行動的轉變。四位大老堅持他們的觀點,值得每一位追求獨立建國的台灣人向他們致敬!

高牧師去世後,《自由時報》報導說,高牧師身體不好在住院,手都不好使,意思是那份公開信,不是他本人簽署的。那篇報導完全不是事實。在元旦之前我還跟高牧師通電話,他精神狀態很好,頭腦非常清楚。當時高牧師的女婿就在岳父身邊,見證了高牧師談話時的良好狀態。我們談了很多,他的聲音跟我去年春節在台東見到他時同樣鏗鏘有力!

我跟他通話時,還不知道四位大老要發表聯署公開信的事,只是聽取他對喜樂島聯盟1月底發給立委的那封公開信(呼籲修改公投法,允許人民就重大政治問題有表達意見的權利)的看法。高牧師不僅完全支持,而且又是跟彭明敏教授一起領銜簽署了那封有38位台派知名人士聯署的公開信。

簽署喜樂島聯盟這封呼籲修改公投法、允許人民就重大政治問題有表達意見權利的公開信,是高俊明牧師參與的最後一項公共事務,也是他用生命最後的力量,為台灣走向「一個新而獨立的國家」所作出的最後的努力。

1977年《人權宣言》發表至今42年了,高牧師的夢想仍沒有實現。他的離去,是喜樂島聯盟的重大損失,是台灣的重大損失,也是人類邁向自由之路上又倒下了一個戰士,令人痛心不已。

但高牧師理念的高度、信仰的高度、人格力量的高度,將一直令人敬仰,成為後人的榜樣。台灣人民會繼續為建立一個「新而獨立的國家」不懈地努力,直到一個叫台灣的國家登上國際舞臺!

後記:今天在高雄舉行了高俊明牧師的追思會,蔡英文總統沒去參加。她可以為習近平妻子彭麗媛舅舅的去世送花圈,卻不去參加高俊明追悼會,此舉難道還不足以說明蔡英文到底是怎麼回事嗎?一個民主國家的總統,給正面敵對的獨裁國家領導人親屬送花圈,卻拒絕參加民主前輩追思會!這樣的總統,難道不該在道德意義上被彈劾嗎?

(曹長青,獨立評論員)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