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曉玲專欄:卜睿哲這廝,就是一個過氣的美國親中政客!

蕭曉玲 發自日本

前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卜睿哲是現任布魯金斯學會東北亞研究中心主任。製圖:美術組

前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卜睿哲是現任布魯金斯學會東北亞研究中心主任。製圖:美術組

不久前,那位早已退下職務的前AIT理事主席卜睿哲(Richard Bush),在其所屬的布魯金斯學會上發表公開信,奉勸喜樂島聯盟總召郭倍宏三思而行。文中語帶恐嚇地質問郭倍宏,「您是否已就您的提議可能帶來的風險,向美國政府任何官員徵詢?」,並揚言,「美國對台灣的防禦承諾從來不是絕對的」。

筆者明白這封公開信已經惹怒了許多台灣人。但請容筆者先指明上述發言的種種矛盾點,並一一說明討論。

誠如曹長青先生說的,郭倍宏是一個民間運動的發起人,不是中華民國/台灣當局的負責人。為何一個民間人士,一個普通電視台的董座,需要就任何一個決定向美國官員徵詢?台灣受登記的政治社團、政黨有上百個,都必須向美國報告近況、徵詢意見嗎?反過來說,許多團體的作為至今未受美方人士的責難,是否代表美方也默許或認可這類行為?所以,愛國同心會插五星旗、統促黨向AIT內湖新館抗議,要「美利堅邪惡集團滾出台灣」等等,以上行徑都是美國同意的,是吧?

還有,為什麼台灣人發起獨立公投、正名運動,需要詢問美方的同意?難道北美十三州的暴民們當初造反也有經過英國國會同意?孫文和他的朋友們發動起義也應該先取得慈禧太后的同意吧?與美國人的所作所為相比,台灣人採取和平手段、公投運動、體制內改革,已經是最低程度也最卑微的模式了,卻還被說成是要片面改變現狀,忍受傲慢的上國使節的恐嚇威脅。美國人自己改變的現狀、製造爭端、危害區域和平穩定的事例可多了呢!要不要請美國人先賠償在波士頓港的英國茶商的利益損失呢?那些被迫離鄉背井、流離失所、逃向北方的保皇黨難民也很需要合眾國的事後賠償啊!

話又說回來,美國何以置喙台灣的事情?卜睿哲的話其實間接道出了一個事實:台灣的事,美國說了算,因為美國才是主要佔領國。真是如此,那麼無論台灣人民的決定為何,美軍都有防禦台灣的義務。會直截了當地說出「防禦承諾不是絕對的」這種話,充分展現了不負責任亦或不按戰爭法的不成熟心態。有權無責,不是一個泱泱大國該有的態度,這一點希望身為世界領導的美國人瞭解。

除了公開信之外,卜睿哲最近小動作頻頻,針對五名聯邦參議員力促裴洛西議長邀請蔡英文訪美一事,他覺得不妥,認為議長「應該拒絕它」。卜睿哲的立場一向是親中親共,這早已是公開的秘密。單就其目前所任職的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就被《華盛頓郵報》踢爆了收受華為的大筆捐款,並且幫華為說盡好話;上述曹老師的文章中也提到了辜嚴倬雲家族的部分,或許也能解釋其對馬英九的友好態度。這當中,不知是否有卜睿哲的份?一切純屬合理懷疑。當然,俗話說:「拿人手短,吃人嘴軟」,以拿錢辦事的角度來看,或許他也算是個說話算話的老實人吧!

台灣事務是當今美國政府的職責所在。自川普總統上任以來,諸多友台舉措,從最開始的一句「台灣總統」,到最近邀請李淨瑜出席國情咨文演說等等,在在顯示了新的共和黨政府已經揮別了過往的親中政策,美國的整體政策正在轉向。種種新氣象,前AIT理事主席卜睿哲感受到了嗎?要不,我們換個問法好了:你感受到『壓力』了嗎?聯中制俄的老舊思維、懦弱姑息所釀成的養虎為患,已經不符合美國與台灣的共同利益。無奈前朝過氣官員不只未認清現實,還咄咄逼人的頤指氣使,實在是令人不齒。

(蕭曉玲,台灣北社理事、台灣教師聯盟理事長)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