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奕齊專欄:澳大利亞驅逐澳版「黃安」?

陳奕齊 發自台灣

澳洲政界領袖展示黃向墨與澳洲外長的合影。攝:Mick Tsikas/Australian Associated Press

澳洲政界領袖展示黃向墨與澳洲外長的合影。攝:Mick Tsikas/Australian Associated Press

台灣島內最難處理的就是一堆「滯台中國人—黃安們」,想當中國人又不願意徹底拋棄台灣國民身份並入籍中國,凡有大小病便回來爽用台灣健保,又或者身在台灣卻整天扯後腿並大力吹捧中國,甚至對中國打壓台灣時拍手叫好。用台語來講,就是「吃阿明,睡阿明,譙阿明」,而台灣就是那個「阿明」,而阿明卻也只能啞巴吃黃蓮,莫可奈何。

事實上,在近年飽受「中國銳實力」滲透干擾的西方國家中,也深受類似台灣「黃安們」的困擾之苦。尤其,面對此種恥度無下限的「黃安們」,濫用民主社會給予的各種自由,進行破壞民主生活的行徑,常常只能給予社會與道德譴責,而無法做出實質性的懲罰。於是,在澳洲前總理滕博爾任內,終於提出兩個「反外國勢力干預法」草案,並向國會發表演說,提到:為了要確保澳洲社會所有全體的民主權利是被保護的。

同時,藤博爾也明確提及:「我們決不會允許,外國利用我們的自由去侵蝕自由;利用我們開放的民主去顛覆民主,利用我們的法律去損害法治。」於是,就在「民主是脆弱而需要被保護的」價值理解下,澳洲在2018年6月通過了《反外國勢力干預法》、《外國影響力透明化法》,賦予充份的權力給情報機構,針對外國干預和影響有更多的權利去執行調查或定罪;同時,代表外國勢力的機構也必須攤在陽光底下,經過公開的登記,被公眾嚴格地檢視。

澳洲中裔僑領黃向墨,長年利用鉅額政治獻金,企圖影響澳洲政客,並利用大洋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聯盟組織,在澳洲華人社群進行各種替中國統戰服務的工作。對澳洲當地人而言,黃向墨就像台版的「黃安們」一樣,想要成為澳洲人,卻整天為祖國服務,儘管斲喪澳洲社會的民主價值與生活,也不以為意。因此,已取得永久居留權並進行入籍申請的澳大利亞中籍僑領黃向墨,日前被澳洲政府被駁回入籍申請,以及取消永久居留權,就成了澳洲在通過《反外國勢力干預法》之後,為保護澳洲民主價值與生活的第一槍。

澳大利亞政府向黃向墨說不的決策,就如同驅逐「滯澳中國人—黃安們」的舉措,因為澳洲政府不允許「吃澳洲、睡澳洲、搞澳洲」的行徑。澳洲打擊黃安們的動作,或許難以在有著特殊狀況下的台灣複製貼上,但從澳洲政府為打擊破壞澳洲民主價值與生活的立法努力,卻值得充斥各類型「黃安們」橫行的台灣效法學習啊?!畢竟,中國霸權崛起下,倚著科技、通訊網路與龐大經濟能量,早已完成「獨裁者進化」的蛻變,其對民主社會的滲透跟破壞手法,當然也得新的法律工具,才有可能防堵,不是嗎?!

(陳奕齊,基進黨主席)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