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西專欄:罹患愛滋病(愛支病)的台灣社會

妖西 發自台灣

筆者認為,台灣社會從上到下,已將各式中國統戰視為是台灣言論自由的一部份。製圖:美術組

筆者認為,台灣社會從上到下,已將各式中國統戰視為是台灣言論自由的一部份。製圖:美術組

法國社會學家涂爾幹(Émile Durkheim)認為人類社會有如有機體,人與人之間類似生物體細胞與細胞之間,存在著複雜的有機連帶關係。這樣的觀點再結合醫學來看,人類社會因此也可能生病,而不正常的社會現象恰好就反映了社會的病徵。

回看台灣,台灣作為一個實質上獨立的民主社會,很明顯存在許多不正常的社會現象。換言之,台灣社會病了,更糟的是,多數台灣人並沒有「病識感」,不知道台灣社會病了。

台灣生了什麼病呢?用醫學做類比,台灣生的恰好是至今仍無藥可醫的絕症—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AIDS),也就是俗稱的「愛滋病」(亦可翻作「愛支病」)。

為什麼說台灣社會罹患了愛滋病(愛支病)?因為台灣作為一個地理邊界明確的有機連帶體,理應存在健康的個體都有的免疫系統,對於「內」、「外」有著清楚的區辨能力;一旦有外來入侵者,即應啟動一連串免疫警報反應、產生抗體給外來病原體貼上標籤,然後由作戰部隊進行抵抗、排除與消滅。

但實際上目前的台灣不是這樣。台灣社會從上到下、從政府到民間,人們把從資訊到資本的各式中國統戰視為是台灣言論自由與經濟自由的一部份,認為那些是「正常的」甚至應該受法律保障的。把外來的中國入侵勢力當作自己人,甚至把照規矩貼「外來入侵者」標籤的正常免疫反應說成是「製造對立」並加以打壓,這不正是罹患愛滋病的典型症狀嗎?

明眼人都知道中國以各種方式(包括所謂的「銳實力」)持續在入侵台灣,但偏偏台灣主流社會不這樣看待,認為那些都是文化上、經濟上正常的交流。台灣多數主流媒體以及部份網路媒體甚至不斷一頭鞏固、推崇這樣一套「兩岸一家親」的思維,另一頭把維持並追求進一步個體獨立、排除外來勢力入侵的「台獨」視為洪水猛獸,拼命污名化、邊緣化。每分鐘每小時,台灣多數主流媒體把不斷從事散佈愛滋病毒(愛支病毒)視為主要的工作。

除了媒體,教育界、司法界也都一樣,許多「中國認同者」仍舊穩坐其位,扮演著國家棟梁的關鍵角色,然後其它人還必須「尊重」有不一樣認同的人,認為不同的認同是天賦人權,應受保障。

人類的愛滋病是絕症,但台灣社會的愛支病,只要政府專注應對,並非無藥可救。但,令人憂心的是目前的政府似乎跟隨社會大眾一起缺乏病識感,並未發現台灣社會已經罹患愛滋病(愛支病),正在走向病入膏肓、藥石罔效的境地。作為手無寸鐵的人民,恐怕也只能期盼天佑台灣了!

(妖西,本名劉敬文,李登輝民主協會策略執行長)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