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憲宏專欄:沒有政治改革就沒有貿易結構性變動

楊憲宏 發自美國

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國副總理劉鶴在貿易戰談判上,並未達成共識。攝:Susan Walsh/Associated Press

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國副總理劉鶴在貿易戰談判上,並未達成共識。攝:Susan Walsh/Associated Press

這埸貿易戰,到底美國要的是什麼?眾說紛紜。沒有信仰的人認為川普是生意人,只要中國讓步,多買些美國貨,就結案。有信仰的人則不這麼看,美國將要求中國進行政治改革。沒有這種結構性的變動(reaching meaningful commitments on structral issues and deficit reduction)而且必需做到(fully enforceable),根本解決不了美中之間的爭議。川普會給中國時間,但習近平必需提出時間表。而其中最直接的是宗教自由的實踐。宗教自由一向是不分黨派美國價值的中心,俗稱第一自由(religious freedom is the first freedom),中國繼續迫害基督教與維吾爾人,肯定過不了關。這也就是為什麼,台灣的外交部在今年三月將在台灣舉行印太地區宗教自由對話,美國與歐盟還將有高官來參與。

習近平第一次去美國見川普,在佛羅里達州的川普別墅裡,習近平與川普說好,四大談判議題:外交、經貿、網路安全、社會人文,每個議題,美國都將以人權做基底談判,習近平答應了。或許他以認美國人很好騙,先答應再來變化。現在才知道事態嚴重。習近平在最近一次寫了信,由副總理劉鶴轉給川普,其中一句通關祕語,說中美雙方各退一步,其實是中國願意讓步的代名詞。所謂雙方各退一步是說給中國人聽的,怕被毛左罵喪權辱國。但習近平的讓步其實還達不到川普的要求,所以這次沒有結果。開放社會是川普的最低要求,宗教自由與言論自由是基本盤。政治的改革開放是高標當然不容易。而檢驗是美國的公司能否自由的在中國境內經營,包括網路與電商能否開放,都是可以核實的項目,中國做不到或做假的,川普的25%關稅就全上。習近平要面對的就是他雖然集權一身,可是極權不了,他雖然大小都管,卻通吃不下,他雖然是大國,卻堀起不來。厲害了,不是我的國,丟臉了才是今天中國的進退兩難,但一切都是自己惹來的。

美中衝突到這種地步,習近平是中國的民族罪人。是未來中共亡黨亡國的歷史責任第一人。這樣的定位,已經在中國內部左派形成,而右派也不支持他。左派是毛派,右派是鄧派江派,作用力雖有限,成事不足,敗事卻綽綽有餘。習近平只有靠搞定經濟來維持他的地位,因此他有求於川普,不能讓他的經濟成長像降落傘,往負成長掉。這是習近平的軟肋,2019經濟拉不回,他就有苦日子過了。他曾想用打台灣來解套,可是1月2日的暴走式談話,台灣總統蔡英文辣嗆回應結果得到全球的熱烈支持,應該給了習近平一次大震撼。原來美歐打台灣牌的決心已經到了這種地步。

川普的佈局目的在改變中國,如果中國能夠變成民主自由國家,就不會有貿易制裁的議題。中共喜歡霸凌台灣說,不要一方面來中國賺錢,一方面又要主張台獨,這個邏輯,川普的講法也一樣,不要一方面要來美國賺錢,一方面又主張反美。

習近平無法廻避的是,他的確需要賺美國的錢,他必需樣樣聽川普的,只是他還要防中共內部說他投降美帝。台灣則可以不要賺中國的錢,事實上,未來十年,中國經濟下滑,也沒有錢可賺,所以台灣走自己的路,還可以得到美歐日的市場支持。這是2020總統大選的格局,中國依賴美國的程度更深,而代價是不可以對台灣有非分的妄想。一個獨立於中國之外的台灣,不但是美國利益所在,也是世界利益所在。而改變中國的唯一力量來自美國,美國要什麼?答案再清楚沒有了。

(楊憲宏,資深媒體人、台灣關懷中國人權聯盟創會理事長)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