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望輝專欄:移民政策為何重要?

葉望輝 發自美國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過去三個星期,美國新聞都聚焦在政府停擺及爭取預算築邊境牆。民主黨拒絕花錢蓋邊境牆,川普則強力要求,雙方僵持不下,進而導致美國史上最長的政府停擺。

2019美國財政年度的預算是4兆4千億美元,築邊境牆預計花費57億美元。實際上來看,民主黨迫使政府停擺,只為了抗議0.1%的財政預算。

用其他方式來解釋,譬如你一個月家庭收入是五千美金。你想買一個6.5塊美金的三明治,但你的配偶不願意花這個錢,最後你們不針對是否買這個三明治達成協議,而是決定不支付其他所有費用!不繳電費、不繳水費,也不加汽油,也不買衣服給小孩。與此同時,電力公司還因為你遲繳電費,要跟你多索取20美金,這些都只因為那個6.5塊美金的三明治。這就是民主黨對美國政府正在做的事,也是大部份媒體沒有指出的。

雖然現在的爭執純粹只是美國要不要築邊境牆,但潛在問題就是整個移民系統。修建邊境牆不是反對移民政策,而是反對非法的移民政策。

美國建國之初,跟其他國家是不同的,它不是由種族或家族所界定的,而是建立於一系列的理想之上-民主、自由及獨立。台灣也擁有相同價值,其移民政策也應該反映這樣的內涵。

僅管台灣在移民議題上,沒有和美國一樣面臨這些問題-台灣身為一個島國,不會有移民從邊境進入,但台灣仍然有移民政策的挑戰。

政府管理出入境是有實際意義的,假使一個主權國家沒有強制執行的邊境管控,它就不是個主權國家。美國國土安全部長尼爾森(Kirstjen Nielsen)曾說:「對我來說很簡單,邊境安全就是國家安全」。跟中國打交道時尤其重要,因為一國的主權取決於掌握出境與入境。

同樣重要地,台灣人口成長率不到1%,人才又流向中國及其他世界各國時,台灣的移民系統就必須調整,以期吸引勞力來台工作填補所需勞動力。在美國,這是個雙重挑戰,除了要吸引高技術專業人士從事科技工作,也要吸引工人從事農業及勞動密集產業的工作。

最重要的是,移民系統代表一個國家的身份。台灣在亞洲地區是民主及自由市場的典範,這些價值觀與美國是共享的。但它們也同樣為兩個國家帶來挑戰,必須建立安全可靠的移民系統,彰顯兩國對民主、自由價值的看重。

隨著明年即將要舉行總統大選,移民問題將是美國政治辯論的重心。所有人都能對全國性的移民議題表達贊成或反對,因為讓全國人民參與討論對美國是有利的,而不只是交由少數華府的專業人士或利益集團來解決。

儘管移民與經濟、安全利益及人道主義相關,政策急需改革,台灣也快要進入總統大選議題辯論了,但是移民問題卻仍然不是台灣主要關心的事。

移民政策在台灣較不被重視,但它卻是可以讓台灣更展現現代民主價值觀與身份,也可以跟一直強調同種族的中國有所區別。此外,移民政策額外的好處還能增加台灣的勞動所需、社會安全網及國家安全。

(葉望輝,前美國副總統錢尼副國安顧問;前愛達荷州共和黨主席)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