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晉鑒專欄:管案疑雲—作為法政工作者的第一線觀察

詹晉鑒 發自台灣

管中閔正式被教育部聘任為台大校長。圖片來源:國立台灣大學

管中閔正式被教育部聘任為台大校長。圖片來源:國立台灣大學

台大校長遴選事件延燒一年,以「台大有校長」作為政見的議員候選人羅智強,也以大安、文山區第一高票當選,顯見在地方政治上,台大校長遴選事件確實具有影響力。身為律師,首先從管案的法律層面開始講起。

一般來說,行政機關對於個案有適法性和適當性的審查權,最簡略地說明,所謂適法性是程序合不合法,所謂適當性是合不合乎目的或立法意旨。不過行政機關在特定情況,如涉及大學自治或涉及特定委員會,行政機關有可能不涉入專業詮釋,保留大學或委員會之判斷餘地,僅審查適法性。在台大校長遴選委員會就是僅審查適法性的案例。

說到適法性審查,在台大校長遴選訴願中,教育部答辯書表示:函請台大啟請遴選,實無任何程序或實體違法或不當之處。確實如此,真正違法不當的是台大校長遴選委員會,先不論管中閔其他違法爭議處,光論此次遴選未經利益迴避、誠實揭露,已構成程序及實體上之重大瑕疵。

行政程序法第111條第7款規定,行政處分具有重大明顯之瑕疵者無效。在台大校長遴選的過程中具有多項程序瑕疵,管中閔該主動揭露的未揭露,甚至提出那不是公開的嗎?來抗辯。事實上在國內外的踐行過程,主動揭露僅是最基礎的義務,更別提也有遴選委員主動提出,不知道管中閔還有台哥大獨董甚至薪資委員會的身份。

是故,依照行政程序法的基本原則,因重大瑕疵無效的行政程序,事後也無法補正,只能重新來過,葉俊榮勉予聘任,違背公法原則,糟蹋自己聲譽的同時,也創下了台灣大學自治最壞的例子。因為如此一來,各大學不理睬教育部還是小事,教育界法治從此敗壞才是大事。

其實管案一開始是學閥戰爭,毋庸置疑,但後來被升高層級為政治鬥爭,民進黨不論基於什麼理由,即使被罵到臭頭,當沙包打,終究阻擋了數百天。現狀是嚴峻的,執政中後期就是提振不起士氣,戰士不能找藉口,選了戰場就該打,打輸了就要好好檢討。

無意為民進黨高層開脫,這仗輸了是事實;過去管中閔爭議再大,無論正方反方,都是圍毆教育部和民進黨。但是管中閔上任,爭議就是要面對,這或許是民進黨高層打的主意,看這幾天,陸陸續續又有更多管中閔的內幕被爆料,或許是盤算好的劇本。

讓無法補正的重大瑕疵通過,這是民進黨要承擔的責任,同樣的,強力推送管中閔上任的泛藍陣營,也要付出代價。在管中閔上任之前,民進黨承受不公平的責難,管中閔上任後,民進黨就沒有理由,泛藍更沒有理由去逃避管中閔的不適任。就連管中閔自己,也要親自到立法院備詢,接受監察院糾正,接下來繼續看兩邊誰能夠承擔的重量多,繼續看管中閔是否夠格當台大校長,又如何面對立法院、教育部的監督和監察院的糾正。

最後強調,沒有人樂見這種發展,但既然來了,戰士沒有選擇戰場的自由,那就來戰!無論是法治面的堅持或政治責任應釐清的部分,各界都應該持續監督!

(詹晉鑒,律師、台北市文山區萬興里里長)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