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晉鑒專欄:國安系列─中台之間的三個戰爭

詹晉鑒 發自台灣

筆者認為,中國已對台發動三項戰爭。圖片來源:中國環球電視網

筆者認為,中國已對台發動三項戰爭。圖片來源:中國環球電視網

中國干擾台灣日益嚴重,台灣政府不能坐以待斃,應該思考應對方式、加速改革。目前中國與台灣的交鋒多數落在三個領域,以下分別說明:

(一)資訊戰爭

說到中國網軍,很多人的第一印象,可能是中國「帝吧出征」的半自發式網民洗版,曾經在台灣各大粉專及個人帳號流竄,這些看似荒謬的攻勢,實則都有中國官方隱於背後進行觀察。這種赤裸裸的大國進犯當然影響不大,但這僅僅是中國一次民間半自發的活動,並不是中國真正的網路攻擊。

中國真正的網路攻擊自網路時代一開始就有,其經常利用DDOS阻斷式攻擊,或類似的癱瘓系統攻擊台灣,甚至如台灣媒體就遭受過攻擊,中國也常常利用「釣魚程式」植入台灣電腦竊取資料,從未停止。進入社群媒體時代後,中國更近一步利用假帳號於各大平台上收集資訊、散播資訊,藉以達成特定目的,如打擊本土勢力。在駐日外交官蘇啟誠自殺事件中,就可以發現中國收集資訊及散播資訊之快,利用可影響之真人帳號與假帳號推文散播夾雜,造成社群疊加效應,連新聞及政論節目也跟著被帶出來的風向推波助瀾,最終造成優秀外交官蘇啟誠自殺身亡的悲劇。

台灣人必須意識到,網路社群已經不是單純的自由樂土,許多假帳號和境外勢力正虎視眈眈,只要逮到一個機會,就要將台灣社群生吞入腹,利用資訊的操弄不僅可直接達成特定議題風向,更可怕的是操控風向及輿論就能操控政治與媒體,這已經不是任何人可獨善其身的議題。

這是一場不公平的資訊戰爭,擁有龐大資訊和技術的中國行銷公司、中國官方網軍對資訊網路形成各種阻礙與誤導,碾壓台灣本土自然形成的資訊提供者,造成不平衡的言論市場,這就是中國的慣用手段。

(二)貿易戰爭

中國的慣用手法,不公平競爭,不只用於資訊戰爭,最顯於檯面的應該是貿易戰爭。

中國加入WTO曾承諾要逐步消減貿易壁壘及補貼手段,但多年來一直用後發國家的藉口不執行,到近年乾脆連臉面都不要了,直接你說你的、我幹我的,礙於中國日益強大的國際影響力及WTO出資額,WTO的原則根本無法拘束中國。

台灣最新的新聞:華映驚傳停工,上千名員工受影響,導致台灣面板界一片恐慌。但華映遭受什麼危機?不含資產,其總負債額不過300餘億,但華映的中國競爭對手之一京東,官方大手一揮,300億債務直接全免,這種不公平的戰爭要民間企業怎麼打?

雖然和中國政府相比,台灣政府無力打這種補貼戰,礙於WTO也無法,但政府應該想辦法抵制中國這種不公平的貿易,趁著中美冷戰,盟軍一片撻伐聲浪中,找到新的市場和貿易夥伴以取代中國。

事實上台灣和中國的貿易比例雖大,但台灣依靠的是「美國市場」和「中國工廠」,在2016年,中國對美國出口企業前20大,有15間是台灣出資的企業,台灣應想辦法將工廠回流或流向其他國家,讓台商及台幹不再是中國拿捏台灣的軟肋,這樣政府才能使用官方力量和中國談判,促使中國不再使用補貼貿易傾銷台灣。

(三)資安戰爭 

現代資訊戰爭更包含軟體硬體的超限戰,民間和官方都應該要不同層級的限制。比如目前美國、日本、澳洲、紐西蘭、德國就不使用華為的5G設備。美國更警告台灣,若台灣使用華為設備,將會影響台美關係。

民間則是有技術、智慧財產權被侵害的疑慮,日本網銀汰換華為設備的消息一公開,股價立刻大跌,總體損失高達千億,顯示民間對於中國因素也非常疑慮。

關於軟體,不僅是美國全面檢視、日本封鎖特定Apps和IP,印度政府更直接公佈,他們委託資訊保安調查小組,找出總數 42 個由中國開發商製作的手機 Apps,會將使用者資料傳送回中國,以及存在能夠對印度網絡進行攻擊的潛在風險。Apps包含新浪微博、微信、QQ系列、瀏覽器、小米系列、百度系列等。

台灣應參酌國際趨勢,在官方硬體上禁止使用中國產品、更要協助民間訂定標準,禁止超過限度或自主外傳資訊的硬軟體,這樣才能保護資訊世界的基礎設備,防止中國與台灣之間的戰爭,在一開始就陷入不公平競爭的泥淖。

(詹晉鑒,律師、台北市文山區萬興里里長)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