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禮詩專欄:解放軍專注潛艦戰訓 國軍的潛艦戰力不能等

呂禮詩 發自台灣

筆者認為,面對中國解放軍的潛艦威脅,國軍不能放棄相關訓練。圖片來源:中華民國總統府/Flickr

筆者認為,面對中國解放軍的潛艦威脅,國軍不能放棄相關訓練。圖片來源:中華民國總統府/Flickr

九合一大選結束近半個月,美中之間的政軍情勢轉趨和緩。解放軍於六月下旬以後暫停的繞台巡航,除了上周五(7日)穿越宮古海峽的052C飛彈驅逐艦「鄭州號」(舷號151)外,目前似乎風平浪靜;然而解放軍暫停繞台後,其如何進行海空協同反潛訓練?鄭州艦穿越第一島鏈對國軍的影響又是什麼?非常值得推敲與分析。

盱衡美軍的東亞軍事部署,雷根號航空母艦(CVN 76)返回橫須賀、「史坦尼斯號」航空母艦打擊群(CVN 74 CSG)即將進入波斯灣,「黃蜂號」遠征打擊群(Wasp ESG)停泊在佐世保;當下第一、二島鏈間的菲律賓海,沒有任何的打擊群進行演訓,這是解放軍暫停繞台以來的第一次,也提供了解放軍單艦穿越第一島鍊的有利環境。

解放軍暫停繞台後,例行的演訓並沒有因而荒廢。以兩艘054A導彈護衛艦及一艘903型綜合補給艦,編成的第28批亞丁灣護航編隊,依舊在8月上旬由菲律賓海,穿越了大隅海峽駛返青島;兩天後,同型艦編成的第30批亞丁灣護航編隊自青島啟航,也通過了大隅海峽進入菲律賓海;第29批亞丁灣護航編隊,則在10月上旬航經宮古海峽返抵舟山。

不尋常的是,解放軍在去年8月中旬,先由056型導彈護衛艦航經對馬海峽進入日本海;9月中旬,926型潛艦支援艦循同一航線通過後,從今年1月下旬起,幾乎成為每個月例行性的巡航;且返航通過對馬海峽時,另有Y-9電偵機同時進入日本與韓國的防空識別區;如果以去年一整年以及今年上半年,解放軍在菲律賓海的演訓樣態研析,以水面艦掩護潛艦北駛日本海的可能性非常高。

根據韓國媒體所揭示的Y-9電偵機航跡圖,歷次電偵機通過對馬海峽後,即北轉進入韓國防空識別區,接近了鬱陵島後再南轉離開;佐以海底地形比對,通過了對馬海峽、進入了日本海後,就是深度自西南向東北遞增的2200公尺深的「鬱陵海盆」(Ulleung Basin),由此向鬱陵島、獨島及隠岐群島以北,則是深達3000公尺的「日本海盆」。

另日本海海流向南經過鬱陵島及獨島間海域時,則會形成「獨島冷渦流」(Dok Cold Eddy),由於冷渦流會因為海水密度的差異,而在海中形成一面的水牆,潛艦所發出的噪音將被渦流折射,進而影響反潛機的聲標及水面艦的聲納判斷潛艦位置的正確性。故日本海無論是海底地形及水文環境,都極為適合潛艦訓練,近半年來解放軍雖然暫停了繞台,但改在日本海進行空中、水面及水下的海空反潛操演。

相對於解放軍海空反潛訓練的不遺餘力,國軍正面臨潛艦國造的關鍵時刻。從媒體披露潛艦的尾翼型式、戰鬥系統的規畫廠商,以及技術顧問公司的地緣關係,「自製防禦性潛艦」(indigenous defense Submarine)的來源及構型呼之欲出;在此當下,立法院將潛艦國造預算「對半砍」,是否又將重蹈十餘年前三項軍購的柴電潛艦案覆轍,而淪為黃粱一夢?在國人的期望、敵情的威脅及海軍的需求下,實已無法容忍國軍潛艦戰力繼續的原地踏步!

(呂禮詩,前新江艦艦長)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