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禮詩專欄:從定位戰到導航戰 國軍準備好了嗎?

呂禮詩 發自台灣

俄羅斯於2009年率先將電子戰部隊,由戰鬥支援的「單位」提升為「兵種」。圖片來源:Минобороны России

俄羅斯於2009年率先將電子戰部隊,由戰鬥支援的「單位」提升為「兵種」。圖片來源:Минобороны России

電子戰的發軔,不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北非加查拉戰役(Battle of Gazala)中,隆美爾(Erwin Rommel)將軍以621長程偵察連(Fernaufklärung Kompanie 621, FAK 62)截獲「信號情報」(signal intelligence, SIGINT),正確掌握英軍的動態;也不是1982年以色列在貝卡山谷(Bekaa Valley)以無人機、電戰機及預警機進行「電子情報」(electronic Intelligence, ELINT)的蒐集和有效的電子戰(electronic warfare),癱瘓了敘利亞的指管通情(C4ISR)下,摧毀了19處的飛彈陣地及空戰67:0的大獲全勝。而是百年前的「日俄戰爭」!

俄羅斯和大多數的國家一樣,會記取戰爭的「勝利方程式」;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為了紀念1904年日俄戰爭期間電子戰作為的首次運用,將每年的4月15日訂為「電子戰專家日」(Electronic Warfare Specialist Day)。除此之外,俄羅斯於2009年率先將電子戰部隊,由戰鬥支援的「單位」提升為「兵種」。

俄羅斯的電子戰部隊於2008年及2014年分別獲得R-330Zh(Zhitel)及RB-301B(Borisoglebsk-2)具備干擾「全球導航系統」(Global Navigation Satellite System, GNSS)訊號的電戰系統後,俄羅斯的周邊國家就不斷的傳出衛星通訊、行動電話及GNSS被干擾、斷訊,甚或位置、指向錯誤的現象;恰好,這正是美國陸軍不對稱作戰小組(Asymmetric Warfare Group)在2016年出版的手冊中述及的俄羅斯電戰能力。

美軍為因應此一新型態的作戰模式,空軍於今年2月實施的每年例行「紅旗軍演」(Exercise Red Flag)時,全面禁用「全球衛星定位系統」(Global Positioning System, GPS),迫使飛行員改變習慣,適應在沒有衛星導航的情況下,執行作戰任務。

美軍不僅在戰技上訓練飛行員,在硬體上也進行了提升。就在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的實兵「2018三叉戟聯合軍演」(Trident Juncture 18)傳出GPS訊號被蓄意干擾而中斷的消息後,即宣布將在2023年前為空軍的F-16戰機加裝「全球定位系統數位化抗干擾接收器」(digital GPS anti-jam receiver, DIGAR)的性能提升。

海軍自2017年開始在F/A-18E/F「超級大黃蜂」(Super Hornet)戰機和EA-18G「咆哮者」(Growler)電子作戰機的數位天線上,加裝提升GPS訊號接收增益的抗干擾裝置;海軍航空系統司令部(Naval Air Systems Command, NAVAIR)今年6月宣布正在為F/A-18C/D「大黃蜂」(Hornet)戰機尋求類似的性能提升。

長久以來,俄羅斯與中國間維持良好的軍事交流。表現於外的是Su-27戰機的授權組裝、第五代戰機Su-35的引進,以至於S-300及S-400防空飛彈的銷售;並於2012年開始每年例行的「海上聯合」軍演,與今年9月兩國在後貝加爾邊疆區的楚戈爾訓練場進行冷戰後規模最大的「東方2018號」(Vostok-18)演習,在在代表兩國間綿密的軍事關係。

今年4月,《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報導美國商業衛星影像公司「數位全球」(DigitalGlobe)拍攝並提供的照片顯示,解放軍在南海的美濟礁上疑似部署干擾系統。此一天線的結構或尺寸,皆與2014年烏克蘭政府軍與東部俄語區分離主義民兵發生頓巴斯戰爭(War in Donbass)時,曾經出現的RB-301B電戰系統的可收折「對數週期偶極陣列天線」(Log-Periodic Dipole Array Antenna)極為類似;故此,不能排除解放軍業已具有相同的GNSS干擾戰力。

截至目前為止,公開資料中顯示國軍各式裝備所使用的GNSS,除了GPS之外,似乎未具俄國的格洛納斯系統(Globalnaya Navigatsionnaya Sputnikovaya Sistema, GLONASS)、歐盟的伽利略定位系統(Galileo)與中國北斗衛星導航系統(BeiDou Navigation Satellite System, BDS)的接收能力;北約「2018三叉戟聯合軍演」(Trident Juncture 18)在挪威北部的芬馬克郡(Finnmark)和芬蘭北部的拉普蘭區(Lapland)所遇到的定位干擾只是定位戰的開端,其後因無法定位勢必引發遠距攻擊武器與各式載具失效的「導航戰」(Navigation warfare, NAVWAR),國軍實應及早謀求解決之道。

(呂禮詩,前新江艦艦長)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