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晉鑒專欄:為何中國國民黨不會出現它們的「柯文哲」?

詹晉鑒 發自台灣

柯文哲險勝丁守中,連任台北市長。攝:Chiang Ying-ying/Associated Press

柯文哲險勝丁守中,連任台北市長。攝:Chiang Ying-ying/Associated Press

2014年台北市長選舉,當時以阻擋「大連艦隊」為號召,加上台北市長達16年的綠營「空窗期」,民進黨利用二階段民調(黨內先民調,黨內領先者再跟柯文哲比民調),「技術性」地創造「禮讓」無黨籍「墨綠」的柯文哲,成功攻下台北市。

這樣白綠合作成功的模式,在當時給予台灣政治一個新的思考。那就是政黨本身面對基本盤小於對手的情況下,能以「超越藍綠」的姿態,撐出一個比原來自己政黨基本盤還大的局勢,進而贏得選舉的勝利。

俗話所說,複製成功模式就是離成功最近的路。2014年民進黨在台北市成功了,為何2018年,中國國民黨在高雄市跟民進黨在台北市一樣處於劣勢的基本盤,卻沒有出現它們的「柯文哲」?反而是藍色旗幟鮮明、外省籍的韓國瑜,不但披掛中國國民黨籍,甚至還高票當選。為什麼?

2014年並非沒有能人策士提出呼籲或警告,一旦民進黨採取禮讓無黨籍人士合作模式,不論選舉勝敗,都可能導致原來陣營內鬥甚至分裂的結果。因為,若是敗選,而且敗得很難看而連帶拖累議員選情,必定引來民進黨內「禮讓」派與「非禮讓」間的鬥爭;若是勝選,等於跟台北市民宣告民進黨在台北市只有配合投票的份,更難聽一點就是在台北市沒有存在的必要,對民進黨的傷害更大。

這樣的重傷從2018年台北市長柯文哲慘勝3000票,網路上卻不斷出現檢討「姚文智」的風向,便可以得知是2014年「禮讓」柯文哲勝選的後遺症。因為柯粉就是認為民進黨只有配合投柯文哲的份,根本沒有推派姚文智的必要。

換言之,民進黨在這場選舉中,已經被認為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中國國民黨深知禮讓的後遺症,因此在面對綠大藍小,失去20年執政的高雄市,仍以高掛國民黨的候選人韓國瑜出面迎戰,這不但不會因為一時選舉勝敗而失去黨格,贏得選舉後,更能光明正大地宣示自己的理念是「九二共識」,以後國民黨更不會陷入內耗分裂之中。

這或許就是中國國民黨再怎麼不濟,也沒有出現它們的柯文哲的最大原因吧。

(詹晉鑒,律師、台北市文山區萬興里里長)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