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禮詩專欄:定位系統干擾戰 悄悄的在北歐開打

呂禮詩 發自台灣

北約組織展開自冷戰結束以來最大規模軍演。圖片來源:NATO/Flickr

北約組織展開自冷戰結束以來最大規模軍演。圖片來源:NATO/Flickr

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日前舉行了自冷戰結束以來規模最大的實兵演習—「2018三叉戟聯合軍演」(Trident Juncture 18)。此次演習區域主要在挪威境內,以及瑞典及芬蘭的部分領土,參與部隊被劃分為「南方」和「北方」兩個陣營,演練對陣交鋒;海軍的部分,則從挪威沿海延伸至蘇格蘭海域。

參與的國家,除了北約的29個成員國外,非成員國的瑞典和芬蘭也參與了此次的軍演;演習驗證「在30天內投入30個航空中隊、30艘海軍艦艇與30個營級地面作戰單位」的「4個30」能力,嚇阻任何可能發動侵略的對手;並以極端天氣條件給北約部隊帶來的額外挑戰,作為演習想定(Scenario)。

未料,演習過程中,意外發生了「全球衛星定位系統」(Global Positioning System, GPS)訊號被蓄意干擾而中斷的現象。

GPS的訊號干擾,主要發生在挪威北部的芬馬克郡(Finnmark)和芬蘭北部的拉普蘭區(Lapland),此兩區域與俄羅斯瀕臨北冰洋的柯拉半島(Kola Peninsula)接壤。柯拉半島為俄羅斯海軍北方艦隊(Northern Fleet)的所在地,亦為去年俄羅斯與白俄羅斯進行「西方-2017」(Zapad-2017)軍演的區域之一。

面對這起事件,芬蘭總理西皮拉(Juha Sipila)率先提出指控: GPS訊號干擾的罪魁禍首可能就是俄羅斯,俄國擁有這項能力是眾所皆知;隨後克林姆林宮發言人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反駁了此一說法,表示一無所知。但西方似乎有一種趨勢,凡是出問題,都可以歸咎於俄羅斯。接著挪威國防部長巴克顏森(Frank Bakke-Jensen)接受路透社訪問時表示:我們遇到和芬蘭相同的問題,這可能是俄羅斯演習的一部分。

何以挪威和芬蘭政府一口咬定GPS的干擾是俄羅斯所為?除了地緣因素外,原因可能與去年9月俄羅斯實施的「西方-2017」軍演有關,當時挪威北部的機場及民航機就曾出現類似的GPS干擾。若單純以俄羅斯軍隊的戰力而言,其是否具有干擾衛星信訊號能力的電戰系統?答案也是肯定的!

盤點俄羅斯部隊目前的「電子攻擊」(electronic attack, EA)能力,能對衛星導航信號進行干擾的系統,空中為Tu-214SR戰略通信中繼機,地面則有R-330Zh(Zhitel)及RB-301B(Borisoglebsk-2)電戰系統。然而此次北約演習的GPS干擾是長時間且無空中目標的相關情資,故應非Tu-214SR所為,而極可能為R-330Zh及RB-301B電戰系統兩者。

俄羅斯R-330Zh及RB-301B電戰系統分別於2008年及2014年加入戰鬥序列,其皆具有抑制移動式衛星通信和干擾衛星導航信號的能力。R-330Zh另有干擾GSM 1900 MHz行動通信的能力;RB-301B則可偵測、定位與干擾HF / UHF無線電頻段、無線電導航的特高頻多向導航台(VHF Omni-Directional Range, VOR)。

2014年烏克蘭政府軍與東部俄語區分離主義民兵發生頓巴斯戰爭(War in Donbass)時,此兩系統就曾被發現部署於烏克蘭東部親俄民兵佔領的頓涅茨克州(Donetsk Oblast)及盧甘斯克州(Luhansk Oblast)等地區。

根據美國《防務新聞》(Defense News)的最新消息,挪威及芬蘭將提出可疑的干擾源及俄羅斯的通信,提供外界檢視並與就此與俄羅斯進行交涉;然而挪威為了避免洩露北約盟國的電子支援措施(Electronic Support Measure, ESM)及電子防護(Electronic Protection,EP)能力,以致無法透露偵測的相關細節,最終可能還是各說各話。不過北約祕書長史托騰柏格(Jens Stoltenberg)表示:網路戰(cyber warfare)和電子戰(electronic warfare)變得越來越普遍之際,「我們非常重視所有這些問題」。此一席話,無疑的,宣告了干擾定位系統的戰爭型態,已然到來!

(呂禮詩,前新江艦艦長)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