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禮詩專欄:紀念隕落的幻象

呂禮詩 發自台灣     
 飛官何子雨失聯滿一年。圖片來源:中華民國總統府/Flickr

飛官何子雨失聯滿一年。圖片來源:中華民國總統府/Flickr

一年,是段不算短的日子;出生開始學走路、共結連理的纸婚、學飛到掛上飛鷹胸章,都是一年。還記得去年在任務中隕落的幻象,即將屆滿周年;何少校的妻子,仍然企盼著說到一定會做到的先生,能回來寵愛永遠的小公主。

去年國防部的跨年聯歡晚會,前部長致詞時特別的提到何子雨,透過軍事發言人轉述了他的惦記與不捨;嚴部長今年履新後,列席立法院外交及國防委會備詢時表示:國軍對何子雨的海空搜索持續進行,海空機艦的搜救行動不會放棄。然而無論空軍及國搜直升機派遣了多少架次,海軍及海巡艦艇出動了多少艘次,家屬的懸念依舊,在何子雨妻子的臉書上,表露無遺。

國軍對於因公失蹤的官兵,前六個月依然發放薪水,六個月期滿後則宣告死亡,辦理撫卹。就在這個當下,還有詐騙集團在傷口灑鹽,以英文書信通知家屬,何子雨人在葉門監獄、急需救助;家屬尋求了許多政府機關的協助,卻還是求助無門、無法證實。

以幻象戰機重達10噸的戰鬥重量,與41平方公尺的三角翼,即使結構遭到破壞,能被海流移動的距離也極為有限;真正麻煩的是日漸沉積覆蓋於上的泥沙,與附著滋生的藤壺、藻類、海鞘、管蟲或牡蠣等海生物。日積月累下,未來搜尋及打撈的困難度只會日漸增加。

雖然幻象戰機在失聯後的第7天即已標定了飛行資料記錄器(Flight Data Recorder, FDR;俗稱「黑盒子」)的位置,在基隆港北偏東15度、145公里處,水下約80到100公尺的深海中;其後,海軍派遣了具有「側掃聲納」(Side Scan Sonar)或「獵雷聲納」(mine hunting sonar)的海洋測量艦「達觀號」(AGS-1601)與獵雷艦,以探測幻象戰機的水下正確位置,卻還是無功而返。

反觀今年2月空中勤務總隊的UH-60M型黑鷹直升機,執行蘭嶼傷患後送任務時發生墜海意外,隨即委託民間廠商進行水下打撈作業;先以水下無人載具(Remotely Operated Vehicle, ROV)將深達1000公尺黑鷹直升機的機體定位,並用纜線綑綁,再以大型平台作業船進行吊掛;不但尋獲了部分的罹難者,飛安會也取得了飛行資料記錄器進行判讀,進一步釐清意外發生的原因。

紀念隕落的幻象及打撈墜海殘骸的呼籲,不只是能使殉職的英靈得以安息、家屬的心靈得到安慰,更進一步能在僅有的蛛絲馬跡中,釐清意外肇生的原因,以修改「標準作業程序」(Standard Operating Procedures, SOP)、而防患於未然。

空軍計劃在明年為F-16A/B戰機性能提升的「鳳展計劃」加碼,將現行僅有急促的警告聲、提醒飛行員注意並且改正的「加強地面接近警告系統」(Enhanced Ground Proximity Warning System, EGPWS),提升為「自動防撞地系統」(Automatic Ground Collision Avoidance System, Auto GCAS);未來即使飛行員身陷昏迷狀態,戰機可在最後一刻自動拉起機身不致撞擊地面,以保障飛行員的生命安全。這就是今年6月漢光演習期間,吳彥霆少校駕駛F-16戰機失事撞山,不幸殉職的慘痛教訓中,軍方在痛定思痛下,通盤檢討的解決之道。

選舉進入倒數的喧囂,這有別於中國、得之不易的民主,除了政治先驅為台灣民主的付出之外,也是國軍袍澤「為台灣生存發展而戰、為台灣人民安全而戰」的努力成果。在投下神聖一票的當下,請為確保台海安全而曾經流過血汗、甚至犧牲生命的國軍英雄,致上最崇高的敬意。

(呂禮詩,前新江艦艦長)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