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西專欄:年底公投與本土政權保衛戰

妖西 發自台灣     

 民進黨台北市長候選人姚文智力挺東奧正名。圖片來源:姚文智/Facebook

民進黨台北市長候選人姚文智力挺東奧正名。圖片來源:姚文智/Facebook

以往台灣的民主都是以選「人」的選舉為主軸,即使有舉辦過六次公投,也都是由主要政黨基於選舉動員、選票考量而推動,「造勢」的目的大過「論事」。但這次不一樣,這次是台灣人民奮力爭取數十年公投,開花結果的第一次人民公投。

雖然公投法於今年初總統頒佈施行後,幾十年來始終和中國站在同一陣線反對台灣人民公投的國民黨,弔詭地提了許多公投案,甚至不惜拉死人來連署也要拼通過,讓新誕生的公投制度蒙上了些許灰塵,但終究還是有動機純正的幾個案子,比如東奧正名(第13案)以及兩個性平的案子(第14、15案),讓我們對直接民主制度的未來,仍舊得以抱持一些希望和期待。

撇開其它七個泛國民黨明顯來亂的公投案不談,東奧正名和性平的三個公投案,值得我們做深入的分析。從社會學的角度,這三個公投案對映了一般社會「族群、性別、階級」三大議題中的兩大議題,族群與性別,顯示公投制度至少已能確實反應、處理台灣社會重大的結構性問題,一定程度發揮了基本的直接民主效能。

此外,從支持者的世代差異分佈來看,性別明顯是一個充分反應世代差異的議題,性平的主張在年輕支持者社群中幾乎一面倒獲得支持,反對者多為上一個世紀的中壯年或老年人;東奧正名其實也有類似的情況,年輕人幾乎都支持,只是礙於中國滲透太過嚴重,假新聞、誤導資訊跨世代影響許多人的判斷,讓「擔心觸怒中國影響選手參賽」的恐懼心理,成為當前尋求支持的最大阻礙。

與性平兩公投案相比,東奧正名還有一個後續的影響值得多談。性平公投如果不過,對執政政府的衝擊有限,畢竟性平的主要敵人是性保守派與教會系統的支持者;但東奧正名不同,因為東奧正名公投訴求的核心反映的是民主化以來,台灣本土(民進黨)和外來中國(國民黨)長期以來的政治鬥爭主軸。

因此,東奧正名如果不過,不只是繼馬英九當選後再次向國際社會傳達偏誤的「台灣人沒有要獨立」、「台灣人不反對統一」甚至「台灣終究想統一」訊息,更糟的是可能嚴重打擊本土派士氣、泛藍可能趁勢捲土重來不說,泛綠選民對蔡英文政府的不滿可能會因此更升一級,進而嚴重傷害台灣本土政權延續的氣勢與命脈。

此一危機其實顯而易見,但蔡英文政府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被中國的恐嚇給嚇壞了,始終沒有看見;民間做了球給她,卻始終不敢接,無論是以哪一種形式。近來統媒已經不管新聞倫理,奧步盡出,為了傷害本土政權無所不用其極,身為本土派的火車頭與最高領導人,是否懂得善用東奧正名公投,借力使力保住本土政權,考驗的是勇氣,更是智慧。

(妖西,本名劉敬文,李登輝民主協會策略執行長)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