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晉鑒專欄:台北地院應立即收押馬英九

詹晉鑒 發自台灣     
 筆者認為台北地方法院應羈押馬英九,以昭公信。圖片提供:民視新聞

筆者認為台北地方法院應羈押馬英九,以昭公信。圖片提供:民視新聞

台北地檢署在颱風天起訴前總統馬英九的三中案,不但重重打臉過去特偵組不法簽結,也重拾一些司法威信,或多或少扭轉了「辦綠不辦藍」、「辦扁不辦馬」的惡劣形象。但三中案發展至今,特偵組和北檢都對馬英九禮遇非常,完全沒有聲請羈押甚至連限制出境都沒有;相較於陳水扁前總統所受的「待遇」,簡直是天壤之別。

依刑事訴訟法第101條羈押被告的規定,羈押嫌犯有其一定條件,本文以下一一檢視馬英九是否犯嫌重大?是否符合三項羈押條件之一?以及是否有羈押馬九的必要?

首先,依本案起訴書所載,北檢搜索扣押中央投資公司以及汪海清住處,獲得汪海清等人在中投會議上的錄音光碟,檢方皆已勘驗完畢並製成錄音譯文,輔以其它證據,認為馬英九涉犯三條證交法特別背信罪,以及一條刑法普通背信罪,所以其犯嫌重大應勘足認定。

其次,被告若有逃亡之虞、湮滅證據或串證之虞,或最輕本刑五年有期徒刑以上之罪者,亦符合羈押要件。馬英九絕對比阿扁更有逃亡動機與嫌疑。雖然依周占春法官見解,卸任元首享有國安局護衛禮遇,國安局為執行職務不會任由馬英九單獨外出,看似無逃亡之機會。但馬英九的絕大多數家人不但有美國籍也長期居住在美國,他有能力以依親作為由長期滯留美國,何況他恐怕還保有綠卡資格,這和阿扁總統的情況有極大不同。

此外,馬英九在偵查中行使緘默權,卻又在面對媒體時直指檢方違反客觀義務與偵查不公開,要求移轉管轄高檢署,甚至控告檢方有洩密之嫌。企圖以此操縱媒體輿論方向干擾檢方辦案,足證馬英九有串證之虞也符合羈押要件。

再來,馬英九遭起訴法條之一為證交法上的特別背信罪,如果最終查得其犯罪所得超過新台幣1億元以上,刑度將從3年至10年加重為7年以上,所以他所犯的法條也已符合羈押要件之「重罪」,遑論他還有逃亡或串證之虞。

過去阿扁總統一卸任,立刻就因國務機要費案被限制出境,且為了達到聲押阿扁總統的目的,藍營更以換法官來達到政治追殺的目的,政治力介入司法、損害司法公信的歷史,實不應該重演。但羈押馬英九仍有其必要性,因為馬英九傳聞欲回鍋參選總統,難保他不會以拖待變,應出庭卻「不克」出席,拖延訴訟程序;所以,為使本案得以順利進行,台北地院應於傳訊馬英九之後予以羈押,以昭司法公信。

(詹晉鑒,律師、台北市文山區萬興里里長)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