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曉玲專欄:前AIT處長梅健華「這樣」欺騙台灣人

蕭曉玲 發自台灣     
 總統蔡英文頒授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處長梅健華「大綬景星勳章」。圖片來源:中華民國總統府/Flickr

總統蔡英文頒授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處長梅健華「大綬景星勳章」。圖片來源:中華民國總統府/Flickr

上週日,即將卸任的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處長梅建華(Kin Moy),接受《中央社》專訪。專訪中,除了講述他接任處長的任務與心得之外,還特別提到一件有趣的事:美國支持台灣,但不代表在特定情況下會幫助台灣。

相較先前造訪台灣各地、與民眾近距離接觸,努力營造出AIT的親民形象,甚至打了一記強心針,說出「台灣有難,美國一定幫忙」的感人肺腑發言等等;事後卻又害怕造成不必要誤會似地,趕緊澄清,並強調「某些特定情況」下,美國不見得會幫忙。 此舉無疑是對好不容易受到鼓舞、期待美台關係深化的台灣人,狠狠地潑了一桶冷水,讓後者又陷入心灰意冷的錯愕中。

吾人不禁開始思索,梅建華處長所指的「特定情況」為何?是指台灣「單方面破壞現狀」的意思嗎?若答案是肯定的話,那麼甚麼樣的作為是破壞現狀?又或者,所謂的「現狀」要如何定義呢?

七月八日《自由時報》的星期專論中,譚慎格對美國國務院屢屢提出的「維持現狀」與相應的台海政策提出一些質疑,現狀是很難被定義的,「我確信他們對『現狀』一詞的含意一無所知」。

如果連美國官員們都不明白現狀的含意,或者更尖銳地說,如果根本不曾存在任何「現狀」的話,我們又有甚麼辦法「破壞現狀」?

建設性模糊(constructive ambiguity)是偉大的前國務卿季辛吉發明的詞,長期以來美國國務院和外交體系奉行「模糊政策」,在台海議題上,鮮少明確表態立場。從「維持現狀」到「特定情況」之類的遣詞用字,萬變不離其宗的是模糊性、曖昧的精神,講難聽點,其實就是另類的「欺騙的藝術」。在季辛吉為美國帶來莫大利益──不論是國家的、特定集團的或者是個人的── 的同時,中共也獲得龐大的好處,並利用模糊空間,不斷步步進逼,國力蒸蒸日上,儼然即將取代美國的世界霸主地位。值得注意的是,過程中,中美兩國國務院一直維持某種默契。

吾人曾參加一次私人聚會,與會人士包括AIT前副處長傅德恩。席間,有人問傅德恩:請問,美國的模糊政策已經70幾年了,究竟還要持續多久?出乎筆者意料的,前副處長的回答是:「也許100年,也許150年,只要能符合美國利益。」這是筆者第一次親耳聽到AIT官員對台灣以高傲的上國姿態,赤裸裸地闡述美國利益。

就在梅建華接受《中央社》專訪不久後,出席蔡英文頒授大綬景星勳章的儀式。儀式中,梅建華開玩笑地說,雖然谷立言(Raymond Greene)名字有「綠色(Green)」,但他強調AIT絕對沒有特別的政治立場,並追加道:「或許酈英傑姓名要加個藍色(Blue)會比較公平一點」。先不論拿他人姓名開玩笑一事是否莊重得體,身為一位即將卸任的官員,竟然還想藉機說三道四,彷彿試圖影響繼任者的決策和走向,實在顯得可笑。再者,看似幽默的一番話,或許正凸顯了其潛意識當中,只有非藍即綠、「要麼民進黨,要麼國民黨」的兩黨制政治思考。那,請教一下梅建華先生,台灣人民的聲音,您問了嗎?

馬英九選上也好,民進黨執政也罷,兩者都是在中華民國的外殼下。在能夠自由選擇的前提下,台灣人民會真心繼續配合所謂的「美國利益」,心甘情願當個虛偽的「小中國」嗎?我們難道會樂意在不自由的民主制度下,在這連改名字的權利都沒有的「狗籠公投法」之下,繼續當模糊政策下注定被犧牲的棋子嗎?

坦白講,吾人並不在乎梅建華的「特定情況」到底是指甚麼樣的情況。美國願不願意幫助台灣是美國政府的抉擇,不關台灣人,甚至也不關任期結束的台北處長的事。身為一個台灣人,我們該做的,是努力捍衛自己的尊嚴、爭取自身的權利。

(蕭曉玲,台灣北社理事、台灣教師聯盟理事長)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