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西專欄:那一年,我們曾一起愛的柯文哲

妖西 發自台灣     
 柯文哲2014年挾帶太陽花學運的氣勢,一舉擊敗國民黨的連勝文,當選台北市長。圖片提供:民視新聞

柯文哲2014年挾帶太陽花學運的氣勢,一舉擊敗國民黨的連勝文,當選台北市長。圖片提供:民視新聞

一九七三年諾貝爾生醫獎得主康瑞德‧勞倫茲(Konrad Lorenz)在長期觀察鵝、鴨等鳥類活動後,提出了有名的「印痕現象」。勞倫茲發現,有些剛出生的鳥類在孵化後約15小時內,會對某些會動的外界刺激產生很深的印象(印痕),然後把該刺激視為是父母,一直跟著它。不過,這種生物界的自然現象,卻被柯文哲拿來類比網路上的年輕柯粉,認為第一眼看到柯,就都愛上他。

這本來是一種生物自然演化出來的一種天生能力,讓牠們能夠快速辨識並緊依靠在父母身旁,以提高脆弱新生幼體的存活率。不過,柯文哲認為年輕的柯粉有如剛破殼的小雞,柯就是他們第一眼看到的東西,都被深深被烙印在腦海裡的愛上柯,年輕柯粉對柯無條件信任,不管柯做對做錯都無所謂、都還是永遠支持他。

坦白說,從網路上年輕柯粉盲目瘋狂的程度來看,柯文哲講的還真有幾分道理。檢視柯的崛起歷程,他其實主要得利自太陽花運動。當時,新生的力量啟蒙、覺醒;2014年底的選舉,以台北市來說,政治上卻呈現一定的真空:由太陽花部份正規軍所組成的時代力量,2014年尚在籌組準備階段,無人參選;民進黨雖也得利於太陽花,在北市支持度上升,但仍不足憑一己之力當選。柯文哲因此逮到一個天大的好機會,填補那份真空,成為新生力量寄託的對象。所以說柯文哲是年輕人的「政治初戀」,承接了年輕人對改革的期盼,確實也沒有錯。

只是,初戀往往最後心碎。快速崛起的柯,並不像其它政治人物一樣經歷充分的歷練與檢驗,加上本來就無核心價值的投機性格、對毛澤東的無盡崇拜,使得他上任沒多久就開始立場搖擺,企圖多面討好。

網路上年輕的政治雛鳥們或許受制於政治印痕,沒有察覺柯的變化,但也有人已漸漸覺得柯文哲有點怪怪的。直到兩岸一家親、世大運沒收台灣旗、強拆公投盟基地,台派支持者已確立柯文哲背叛了當初承諾,率先斬斷魂結、斷開鎖鍊,強力反對柯文哲連任。

那一年,我們都曾一起愛過柯文哲;對年輕人來說,柯甚至是他們的政治初戀。沒錯,初戀總是美好夢幻,讓人印象深刻,但初戀從來不是幸福的保證。說到底,還是因為台灣政治墮落得太快,新一代的年輕人淪落到只能選擇柯文哲這種投機者,他從來沒有參與過任何改革,一生也從未和進步價值站在一起,有這樣的政治初戀對象,年輕柯粉應該儘早放手,免得一再被騙傷神。

想來無奈,但這就是政治、這就是人生吧。總是要夢幻破滅,才是成長的開始。

(妖西,本名劉敬文,李登輝民主協會策略執行長)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