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威權統治下的過濾性人格

李華 發自澳大利亞     
 筆者認為,中國監控遍布全世界。製圖:美術組

筆者認為,中國監控遍布全世界。製圖:美術組

今年5月18日,台灣的國家人權博物館開館,紀念台灣威權時代下的白色恐怖,也是為了彰顯今天台灣對普世價值的尊重。

全世界大概沒有一個地區像台灣一樣,曾經經歷了38年又56天的戒嚴統治 ,今天台灣已解嚴31年,經歷三次政黨輪替,真正從一個民主小白,漸漸走向成熟。

在台灣的威權年代里,人民沒有言論自由,沒有組黨結社的自由,還要隨時小心匪諜就在你身邊,最後真正的匪諜沒有逮住多少,自己人卻平白無故受冤。

那些經歷過威權的人,也漸漸養成了謹言慎行的習慣,他們不敢在公共場合談論政治,每當面對鏡頭時,都會像現金的北韓民眾一樣,進行教科書式的讀稿,長期以來養成了一種過濾性的人格。

台灣和中國同文同種,國民黨在國共內戰中失利後敗退台灣,開始在這塊寶島上莊敬自強,和對岸較勁對抗了幾十年。今天的台灣早已不再和對岸爭誰是中華的正統,台灣真正解除了人民的一切枷鎖,但是對岸的中國卻繼續著威權,到處充斥著白色恐怖般的戒嚴。

一個在中國威權社會裏生活了二十多年的我,對於白色恐怖的社會,有著刻骨銘心的記憶。我不可避免地,被這種過濾性的人格傳染,以至於我今天來到了言論自由的社會裡,有時依然表現出過濾性人格的一面。

有一天,我在商場看到一件灰色衛衣非常喜歡,上面繡了一個大大的紅色太陽,還配上了幾朵櫻花和東京兩個漢字。試穿了一下,還算合身,準備買下,但是這時心裏出現了一個聲音,在提醒我,「這件衣服到處充滿了媚日的元素,我會不會被中國人斥責為『精日分子』呢?」聯想到以前中國的影星趙薇,因為穿了一件軍旗裝被批判到體無完膚,近期中國網友人肉那些軍服控的「精日分子」,甚至一位英國男子醉後不小心在臉上刺了「台灣」二字,都要遭受一群中國人打得落花流水。

想到這些真讓我不寒而慄,最後看在價格還算公道,我咬牙買了下來,但是放在家裏幾個月,每次拿起又放下,一直沒有勇氣穿出來,我真害怕自己被一群民族自尊心膨脹的中國人教訓一番。我終於知道,我們一旦在威權的環境里養成了這種過濾性人格,短時間之內很難消除。

其實像我一樣被過濾性人格深深影響的人不在少數,還記得我剛來澳洲,遇到一位留學生同學,和他聊天的過程中,他鄭重其事地告誡我:「你千萬不要拿法輪功辦的報紙和宣傳單,旁邊會有人偷偷監控你的,如果他們掌握了你的信息,你回國就會有麻煩。」我不知道他所言真假,但是仔細想想這何嘗不是中國版的「小心匪諜就在你身邊」,遠離了中國的人,還這樣驚弓之鳥般恐懼政治,可見過濾性的人格是多麼可怕。

初級的威權政權可能會直接告訴人民能做什麽,不能做什麽,然後通過殺雞儆猴來恐嚇大眾。今天中國的威權顯然已經進入了高級階段,中國一方面政府口口聲聲保障人民言論自由,他們並沒有不准人民做什麽,但是另一方面他們有了更高明的方法來控制人們該說什麽和不該說什麽。

中國的互聯網企業要想生存,他們必須建立起自我審查的制度,一個普通人要想就學、就業順利,也要學會自我審查,所以今天大部分中國人都養成了這樣的過濾性人格,他們自覺地維護中國的政治正確,並將它和愛國和民族復興劃上了等號。今天的中國政府早已不滿足于讓所有中國人擁有過濾性人格,他們正在對全球虎視眈眈。

中國政府通過假孔子之名在世界各地開設孔子學院,傳播他們的威權價值觀。還利用經貿合作、對外援助的名義,牢牢控制所在國的政府,滲透當地的方方面面,最終目的是讓他們也養成這种過濾性的人格。   

好在一些國家大夢初醒,真可以說是「亡羊補牢,猶未為晚」。台灣的民進黨政府上台後,兩岸經貿關係不像以前那麽活絡,台灣的老百姓面臨一些陣痛,但是從長遠來看,這未嘗不是好事。今天澳洲的朝野兩黨,討論反外國干涉的立法,雖然遇到了一些來自國內和中國的阻力,甚至為此損失了一些貿易額,但是立足未來,這無疑是明智的做法。

今天中國的崛起令世界為之側目,也給全球帶來了挑戰。當有一天,全世界都被中國的過濾性人格傳染,你會發現不管走到哪裏都像身在中國,都要被白色恐怖籠罩。

(李華,自由主義者。曾在中國政府任職,後因言獲罪,現流亡海外,著有《自由的遠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