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晉鑒專欄:那就來一場民主內戰吧!

詹晉鑒 發自台灣     
 筆者認為台灣應該需要一場「民主內戰」。製圖:美術組

筆者認為台灣應該需要一場「民主內戰」。製圖:美術組

日前行政院前院長江宜樺批評政府「猶如用民主手段在打沒有槍炮的內戰」,這一席話引發熱議。連促轉會主委黃煌雄先生都發出千言聲明,生怕台灣真的發生「內戰」。但事實上剛好相反,我們正需要的就是一場「民主內戰」!

以慈湖潑漆案為例,這是由數名台灣學生自主推動轉型正義,去除威權遺緒的行動。它的重要性在於,諷刺政府在「去除威權遺緒」上的不作為以及牛步般的效率;這原應是政府的工作,卻讓學生們冒著刑事罪的風險去執行。

更令人痛心的是,司法機關對待民間自主發動的「轉型正義」行動,卻是以「最高規格」的手段「款待」。因此,潑漆案中的三名學生,保釋金竟高達8萬元,相較當天其他案子如毒品案的被告保釋金僅2萬,實在是難以想像司法機關對蔣介石的尊敬,竟超過會危害國民健康的毒品。

所以,就來一場「民主內戰」吧。雖然促轉條例已經明訂推動事項為:「一、開放政治檔案。二、清除威權象徵、保存不義遺址。三、平復司法不法、還原歷史真相,並促進社會和解。四、不當黨產之處理及運用。五、其他轉型正義事項」,但條文只是起點並非終點,我們需要的「民主內戰」是要全面性的、總體性的,才能一一擊破國民黨在台灣建立的威權統治結構。

例如金管會主委顧立雄規範金官員退休後的任職限制旋轉門條款,這就是全面性轉型正義的一環,因為官員原本是監理者,退休後若變成被監理者,當中就會有球員兼裁判或職場倫理的爭議。

眾所周知,國內素來有所謂的「財金幫」,這就是黨國殘餘下的活化石。在過去,銀行一直都是特許行業,黨國時期唯有靠向黨國者才有機會經營。這是台灣民主化後一直未能處理的一塊,縱使公股銀行民營化後也無法改變其中的人事結構。顧立雄此舉實乃切中台灣轉型正義的核心,其不畏戰不懼戰的態度,令人讚許。

猶記當年「大中至正」匾額改為「民主廣場」時,時任台北市長的馬英九,曾以戲謔語氣希望政府不要搞「文革」,這種論調和江宜樺說的「民主內戰」,本質上並無不同,都是反自由反民主的修辭。台灣人唯有全面開戰,轉型正義才能貫徹始終。

(詹晉鑒,律師、台北市文山區萬興里里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