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奕齊專欄:藍綠之外的「白色」誤認與滌清(上)

陳奕齊 發自台灣     

 柯文哲說「討厭意識形態」,卻一方面又說「兩岸一家親」。製圖:美術組

柯文哲說「討厭意識形態」,卻一方面又說「兩岸一家親」。製圖:美術組

由於台灣政治紛擾,以藍與綠的顏色為對偶,再加上各種政治對抗與盤算,讓忙於生活的人們,根本無法長期關注而產生「霧煞煞、亂操操」的情緒;因此便直覺在藍綠之外的第三勢力或「白色」,可能是跳脫當前顏色之爭的期待。於是,面對「白色」自居的柯痞,肯定之人認為是「超越藍綠」窠臼的嘗試;否定之人認為這種遊走藍綠的白,盤算的只是藍綠雙方皆要搶票的投機行徑。

然而,台灣政治以「藍綠」顏色為對抗兩造的象徵,是在2000年之後,而非某些評論家想當然爾地認為從台灣民主化開啟後便如此。原因是2000年阿扁當選總統時,李登輝前總統被「選輸起哮喘」的連戰與馬英九驅離國民黨,並成立台聯之後,讓藍色黨旗中國國民黨與身旁圍繞的新黨與親民黨集結成「泛藍眾黨」,並跟綠色黨旗民進黨和台聯等成為「泛綠眾黨」。

事實上,李登輝在任時的中國國民黨,某些民進黨政治人物及其支持者都潛藏著一種所謂「李登輝情結」,但隨著李登輝被連馬逐出中國國民黨後即自動消失,原因是「李登輝情結」來自李登輝對「中國國民黨」進行本土化工程,在他的政黨競爭想像中,是本土國民黨跟本土民進黨的競爭;但隨著李登輝離開,藍綠各自歸位之後,台灣民主化進程便轉進到「藍綠對壘」的局面。

馬英九後來8年的威權復辟與親中,更讓人驚覺到,國民黨退轉恢復成「中國」國民黨的本性,「藍綠對立」變成本土性(台灣優先)跟外來性(中華優先)的對立。人民若真想「跳脫藍綠」的顏色綁架,那就唯有翦除「外來藍」,讓台灣的政黨政治競爭,以「本土綠」為前提,完成一種「沒有各種外來藍,只有不同本土綠」的「超克藍綠」狀態

未來,若想望在台灣起造新國家或展望新共和,那麼催生出一支比民進黨更獨與更本土公義的政黨,就是一項新的任務;但需要的不是類似民進黨這種溫吞政黨,而是更積極進取的本土政治能量的集結;更不是在外來藍眾黨的基礎上,沾點本土綠,再貼上白色或「超越藍綠」,就自我感覺良好的荒謬政客。

誠如筆者長期所言,不論共和黨或民主黨勢必都是美國黨,但台灣就是有台灣黨跟中國黨的差別,一旦中國黨上台,台灣主體性便會自我閹割甚至消滅,何其荒謬!粗俗一點的說,不同的食材之間可以進行創意混搭,但是在大便跟食材之間混搭,那就不叫創意而是腦殘了! 

把民進黨從過往的「李登輝情結」到當前的「柯痞難題」,放在台灣民主化的進程中重新理解,即可知兩者之間的意義與差別何在!

(陳奕齊,基進黨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