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奕齊專欄:用民主毀民主的弔詭,中山大學荒謬的「轉型正義」公投?

陳奕齊 發自台灣     

 中山大學日前舉行校內公投,決議移除蔣介石銅像,但保留孫中山銅像。圖片來源:國立中山大學

中山大學日前舉行校內公投,決議移除蔣介石銅像,但保留孫中山銅像。圖片來源:國立中山大學

許信良促發中壢事件後,許的老長官李煥被迫下台,後來蔣經國塞給了李煥高雄復校的中山大學首任校長一職。邇近,此一濃厚黨國淵源、且占據原屬高雄人遊憩地西子灣的中山大學,舉辦了一個是否移除校內孫大砲跟蔣介石銅像的荒謬公投。

儘管,此一公投的前提是,需要有五成以上支持才會原地保留,因此網路鄉民眼中的蘿莉控孫獲得62.93%的支持得以原地保留,但二二八元凶蔣介石則以46.72%的微差,而必須自原地移除。姑不論,支持孫蔣二銅像原地保留的高比例,端看去年12月才通過的《促轉條例》中第五條第一款規定:「為確立自由民主憲政秩序,否定威權統治之合法性及記取侵害人權事件之歷史教訓,出現於公共建築或場所之紀念或緬懷威權統治者之象徵,應予移除、改名,或以其他方式處置之。」,都可以被荒謬且不具代表性的校內公投給挑戰的時候,就令人驚覺「轉型正義」的前景堪憂?!

事實上,台灣社會不知怎的,瀰漫著一股把「共識控」跟「程序控」當成「民主」膚淺理解,導致原是荒謬且反智之事,變成「民主的日常」。例如,蔡英文開出「年金改革」的政見,並獲取689萬支持當選。蔡英文要做的理當是出面宣示落實年改,並以幾項原則為改革目標:財政可負擔、世代正義跟彌平職業年金落差等等原則即可,結果換來的卻是「年改共識會議」。令人納悶的是,共識不是在選民投票給支持提出年改政見的小英那一刻即已取得了嗎?為何還需再一次的共識呢?那受邀討論的各界代表們,有代表性嗎?有經過認可嗎?結果,所謂年改共識會議越開,戰線拉越長,反動者就更加有舞台表現。

除了「共識控」之外的另一種表現,即是「程序控」。說穿了,此種即是虛偽的「中壢李姓客倌」的包裝表現。誠如《促轉》乃是為了「確立民主自由憲政秩序」,竟被用一種看似「民主程序」的公投,決定要不要移除威權象徵跟遺留,這不是很荒謬的事情嗎?轉型正義既是確保民主自由,那麼否定轉型正義就是對民主自由的斲喪,怎還有用看似民主的程序來否定「民主」的呢?

威權跟民主,本就是對立,無法調和也無法取得共識,這沒啥好迴避,這是為何,德國從納粹悲劇中學習到「民主是需要防衛」的。說的粗俗但直白一點,作為文明的人類,我們會說屎跟人類食物可以相互調和嗎?加了大便,就是大便粥、大便麵、大便水餃。中山大學的「去孫蔣公投」本身,就是一種包藏在水餃皮外衣的大便內餡!不論結果如何,再怎麼用民主程序的包裝,也掩蓋不了這場鬧劇中的「大便水餃」味啊!

(陳奕齊,基進黨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