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曉玲專欄:維持現狀其實就是「維持以統一為前提的現狀」

蕭曉玲 發自台灣     

 筆者認為美國應依據《台灣關係法》給予台灣當局《台灣基本法》。製圖:美術組

筆者認為美國應依據《台灣關係法》給予台灣當局《台灣基本法》。製圖:美術組

蔡英文上任以來,「維持現狀」一詞朗朗上口,遭獨派團體怒罵軟弱,統派人士則譏笑沒創意。

維持現狀這四個字曖昧不明,製造了許多模糊空間,筆者認為這當中大有玄機。許多人一聽到「維持現狀」 立馬想到「兩岸關係」,這其實是很奇怪的。因為眾所皆知,台灣從不屬於中國,因此台灣海峽兩岸不應該存在著任何帶有政治整合意味的「關係」,不然,我們為什麼不跟巴士海峽對面的菲律賓,發展什麼必要的「兩岸關係」,乃至於「兩岸統一」呢?這種反射思考是一種刻意被塑造的假象,一個誤以為「兩岸同屬一中,目前分治」的假象,連許多獨派人士都被影響,無法跳脫框架。

要探討現狀不能只聚焦於台灣、中國,更需要將美國納進。先釐清一個核心問題——何謂「現狀」?台灣的現狀是一個政治實體,不隸屬於中國,與美國則是特殊關係。因此提到現狀一定要提到《舊金山和平條約》。《和約》中,日本僅只是放棄台灣澎湖之一切權力,並未明指將其讓渡給任何一國;該約第23條(a)項列舉的簽約國中,更是開宗明義表示美國是(對日本)的主要佔領權國(principal occupying power),從1952年條約生效以來至今,台灣的現狀就是如此:一個以美國為首,授權給同陣營的盟軍執行軍事佔領的政治實體。

美國與(該盟軍所屬的)ROC斷交之後數個月後,國會通過《台灣關係法》(該法回溯生效日期至斷交那一天)。

台灣關係法,再次確認了美國政府與中華民國治理當局的關係,並將後者定名為「台灣當局」。《台灣關係法》的通過,實際上就是為了繼續維持美國所創造的「現狀」。

既然台灣的現狀是由《舊金山和約》之後的體制所定的,那麼反過來說,只要在不違背這個體制的前提下,不管做什麼改革都不算是「改變現狀」吧?
試問:台灣當局的正名以及ROC憲法的存廢,會影響這個現狀嗎?答案是否定的。維持現狀不代表停滯不前,我們只需要放寬眼界、重新定義,就能在這個「現狀」內改革前進。

筆者主張,在維持《舊金山和約》和《台灣關係法》(以及最近通過的《台灣旅行法》)體制的現狀下,廢除中華民國憲法,推行《台灣基本法》、落實住民自決並且保障台灣人民的基本權利。至於多數人在意的,所謂的「兩岸關係」,我們台灣仍不是國家,只能遵行頂頭上司美國的「一中政策與三個公報」原則;除此之外,我們無權也無法接受諸如:(不存在的)九二共識、(不可行的)一國兩制、(幻想的)一中各表等等特殊關係,因為這麼做,才是在「破壞現狀」。

(蕭曉玲,台灣北社理事、台灣教師聯盟理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