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台灣的「東協情緣地」-越南

阮氏清金 發自台灣     

 筆者透過歷史,翻出台灣與越南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圖片來源:Deddy Yoga Pratama/Unsplash

筆者透過歷史,翻出台灣與越南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圖片來源:Deddy Yoga Pratama/Unsplash

印尼,越南,菲律賓,泰國,馬來西亞,新加坡。這些國家在台灣大家不陌生。尤其印尼,越南,菲律賓和泰國跟台灣的家庭經濟領域有很大的關係。

越南跟台灣的關係,最早可以追溯到14世紀,當時,台灣連荷蘭人都還沒進入,是一個南島語族,也就是原住民的天堂。當時,越南陳朝的陶器商人就透過澎湖和高雄、台南一帶,在繼而透過這條航線將陶器帶入日本和韓國。

在荷蘭以及西班牙的時代以及明鄭時代,越南跟台灣的貿易是區域的一個很大的重點。因為當時台灣跟印尼同樣屬於荷蘭東印度公司的勢力範圍。加上,當時越南的政治正是南北爭奪的年代。越南北部的鄭氏和越南南部的阮氏,因為兩個家族之間的權力鬥爭,延伸成分裂越南後黎朝領土的對立(鄭氏家族是掌握後黎朝王室的實際權力,阮氏家族則佔領今天越南中部,以及部分寮國領土)。南部的阮氏和位於馬來西亞的葡萄牙結盟,北部的鄭氏則和總部位於印尼,而同時又擁有地理接近的越南的台灣,東印度公司的掌握者印尼結盟。所以台灣跟越南之間在當時,是當時整個東南亞國家互相互動的關係,以及東西文化交流的見證。在台灣明鄭時期,鄭氏王國滅亡的時候,很多鄭氏王國的部署就移民到越南和柬埔寨,比方在越南中部的楊彥迪,以及和柬埔寨關係良好,為越南中部的阮氏政權服務的陳上川,都是台灣明鄭時期結束以後,重新為越南效忠的將軍。

台灣澎湖的一位進士蔡廷蘭差一點就可能在越南做官了。當時是西元1885年的一個秋天。他考完科舉落榜以後,從福建省坐船回到澎湖的路上,遇到暴風雨被吹到越南中部外海。當時,他跟許多越南的官員會談,越南皇帝明命帝還希望可以見他,但是當時的越南東閣大學士(相當今天的越南總理或副總理職權)關仁甫卻以「可能會錯過回航船班」的理由,沒有批准他晉見明命帝。而蔡廷蘭在之後寫了他在越南的遊記《海南雜著>寫下了他在越南的遊記,這本遊記被翻譯成越南文,日文,法文和俄羅斯文,是台越文化中間連結的最有力證據。而且有一點很恰巧的事情是,蔡廷蘭在200年前說越南是母系社會,因為男人都不工作,結果今天還是很多台灣人對越南有這個誤解。

所以越南跟台灣的交流,包含文化,包含歷史,包含人員往來,都是很早而且有規模的,我在台灣可以常常吃到越南料理(雖然我覺得很多道菜口味已經不一樣了)。此外,越南人在台灣已經遍佈各個不同職業領域,有演員(比方高凌風是半個越南人),有作家,有教師等等,我自己也非常努力的推廣越南文和越南文化,希望台灣認識越南,越南認識台灣,以及讓台灣和越南中間人跟人越來越密切,越來越友好。

(阮氏清金,高師大附中、中山高中、樂群小學越南文老師,長榮大學越南文講師,越南文家教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