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參加宗教自由會議中途離席?相關部會該重視基本禮儀

主筆室 發自台灣

布朗巴克大使在散場時段,聽取宗教人士的意見。攝:周子愉/讀報

布朗巴克大使在散場時段,聽取宗教人士的意見。攝:周子愉/讀報

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大使布朗巴克(Samuel Brownback)來台參加「印太地區保衛宗教自由公民社會對話」開幕儀式,本刊在會後的「讀針」評論中,特別針對總統蔡英文「提前離場」,及主辦方「台灣民主基金會」董事長蘇嘉全丟下美國大使逕自離開一事進行針砭。民主基金會透過新聞稿反擊,強調「蔡總統和蘇董事長皆是依照會議議程安排」,不認為有任何不妥之處;外交部同時也聲稱,「蔡總統因前已排定其他公務行程」、「『台灣民主基金會』在籌備活動時僅安排總統致開幕詞」,更強調「經事前妥善協調與規劃,絕無『中途落跑』情事」云云。

還原現場,總統蔡英文9點準時進入會場,隨即就坐,聆聽民主基金會董事長蘇嘉全、AIT台北辦事處長酈英傑等人致詞。蔡上台致詞後,即要求合照,並選擇離席,而外交部與民主基金會則以「已排定其他公務行程」為由強辯,吾等必須要問,身為國家元首,連10分鐘到15分鐘禮貌性地聽完美國大使的談話都不願意,爾後的行程又真有如此重要?且重要到必須提前離場?若反之,吳釗燮赴美演講遭美方官員如此對待,您又作何感想?

身為「地主」的蘇嘉全,開幕儀式結束後,逕自離開,拋下布朗巴克大使一行人留在會場,遭踢爆後給予的理由竟是「皆是依照會議議程安排」。試問蔡蘇兩位位高權重的政治人物,如此「準時的」前往下一個行程,是政治人物的常態?還是你們碰到重要外國貴賓的常態?

當你們在與金主高談闊論時,可否曾延遲過下一個行程?當你們為了穩住樁腳避免輸掉選舉時,又可否曾取消過下一個行程?

我們用了「落跑」這個字眼,下筆沉重,卻也道出台灣官員對於外交態度的輕浮。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大使是由美國總統任命,並直接對其負責,具有重要外交意義,絕非一般大使;再者,美國主導自由民主陣營,抗衡由中國主導的獨裁陣營,對立態勢已然明顯。在中美斷交後40年,如此高層的美方官員願意訪台,我國元首與對方高層官員的首次見面,竟是用如此不禮貌的方式,身為媒體不應批評?

這不是外交禮儀的問題,而是基本禮貌的問題。美國大使絕不是台灣政客們的人形立牌。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