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變奧斯卡入圍大贏家 德法院線哭訴:網路播了,根本沒人要進電影院看!

娛樂組 發自台灣

Netflix發行的2部電影,一舉入圍奧斯卡12項大獎。製圖:美術組

Netflix發行的2部電影,一舉入圍奧斯卡12項大獎。製圖:美術組

全球注目的奧斯卡金像獎,將在美西時間2月24日(台灣時間2月25日)正式公布得獎結果,然而還沒頒獎就先引發娛樂圈大風暴,影音串流平台Netflix旗下發行《羅馬》及《西部老巴的故事》2部電影巨作,一共就入圍12項,成為奧斯卡大贏家。此舉讓包括德國、法國的電影院紛紛上媒體哭訴,認為Netflix搶下發行權,讓電影在網路上首映,導致根本沒人要進電影院看,讓他們的生意大受影響,他們更進一步發起「反Netflix」的行動。

影音串流平台Netflix去年(2018年)簽下由墨西哥導演艾方索·柯朗(Alfonso Cuaron)執導電影《羅馬》,及由柯恩兄弟執導、監製及共同撰寫劇本的《西部老巴的故事》,沒想到此次奧斯卡,前者入圍包括最佳影片、最佳女主角、最佳女配角、最佳外語片、最佳導演等10項大獎,後者也入圍最佳改編劇本、最佳服裝設計2大獎,讓Netflix跌破專家眼鏡,成為本屆奧斯卡的黑馬。

由於Netflix簽下這兩部電影後,便將電影在其網路平台上首映且讓用戶可不斷重播觀看,使得許多電影院大受影響。根據香港《星島日報》報導,在接近尾聲的柏林影展上,當地的戲院老闆在紅地氈旁,舉牌反對Netflix參展的示威活動,他們的標語寫著,「Netflix電影不能在柏林影展競賽」、「戲院不是串流的影展」,控訴控Netflix利用影展作為推廣的平台,矮化戲院作為文化地方的位置,而去年的康城影展,已禁Netflix的電影參展。

不只德國,法國藝術院線聯盟也透過主席弗朗索瓦·艾梅(François Aymé)發布聲明,質問《羅馬》及《西部老巴的故事》兩部電影的導演,「為何會如此改變?是為了播放平台?還是為了電影作者?為了觀眾?為了藝術本身?」針對《羅馬》導演認為,「幸虧有Netflix,即使附近沒有電影院,我在墨西哥的親戚們也能看到《羅馬》」,法國藝術院線聯盟反擊,「Netflix加入後,不是你去適應觀眾,而是恰恰相反:觀眾們必須要適應你做出的決定—將你最新的作品獨家、長期委託給一個特定的平台。這樣,觀眾們面臨的選擇是要麼訂閱Netflix在小屏幕上觀看你的電影,要麼就根本不看」。聲明警告,這是長期存在且沒有明說的陷阱、這是對藝術品的私有化。

法國藝術院線聯盟強調,選擇將一部有野心的電影,長期且獨家將放映權賣給一個付費平台,「絕非進步,而是倒退」。該聯盟認為,做出這樣的選擇,是一種雙重放棄,該聯盟痛批,「你們放棄了在大銀幕上以技術層面最佳的展現方式為你們的電影賦予價值,用電影院中的聲音系統傳達作品的諸多細節與微妙之處」,並反問這兩部電影的導演,「一位作曲家、音樂家、歌手,會因為大多數人在YouTube或其他平台上欣賞他們的作品,而放棄音樂會或演唱會嗎?」

最後,該聯盟再質問,如果Netflix如此渴望為那些重要的電影作者的作品注資,那麼它是否會在發掘新人上展現同等興趣?達到了理想的訂閱數量後,Netflix會不會繼續投資這些成熟導演?Netflix在製片或發行領域的貢獻,是否真的必不可少?或者這只是為了你們的利益而故意做出的選擇?不僅如此,還加碼直批,「你們選擇將自己的電影委託給Netflix,不僅放棄了你們的作品在電影院裡被集體觀看的可能性,更是在為一家強大的公司背書,它在這個系統中賺錢,卻在自身利益受到威脅時拒絕服從這個系統」。

台灣知名影評人彌勒熊(本名楊榮銘)則在其Facebook發表不同看法,他認為,「影展不接受Netflix,其實背後很多利害關係,根本不是他們講的那麼清高」,他直言,網路就像脫韁野馬,那些傳統的電影相關產業根本無力招架,他認為這個才是真正原因,「沒有東西,是不可取代的」。彌勒熊認為Netflix不會輸,因為以後電影會朝分眾發展。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