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當「胖鯨號」開過家門前……

主筆室 發自台灣     
 民進黨中央下令禁止候選人靠近喜樂島聯盟的胖卡車。

民進黨中央下令禁止候選人靠近喜樂島聯盟的胖卡車。

台灣自混沌初開以來,從海底升起,島上的住民都是海洋民族,即便幾百年來有不少來自南中國的移民,但誠如丘逢甲的詩所說:「兩百年來蕃衍後,寄生小草已深根」。所以,如果有「胖鯨號」走過家門前,台灣人應該想到的是:廣闊的太平洋,以及擁抱台灣成為名副其實的「海洋國家」。

1624年之前,台灣島上住的是「葛天、無懷氏之民」,就是一群依山靠海生活的純樸住民;1624年前後,荷蘭在如今的台南建立「熱蘭遮城」,開始讓台灣進入「信史時代」;荷蘭人及後來的西班牙政權,被認為統治台灣有「正當性」,依據的是海權時代西方國際法的「無主地先佔原則」,原住民莫可奈何。

1662年,鄭成功打敗荷蘭,其子鄭經依「征服原則」在台灣建立第一個漢人政權「東寧王國」;1684年清帝國再依同樣原則統治台灣,此時,來自南中國的「潮惠漳泉」移民大量湧入台灣,這些人和本地原住民大量通婚土著化之後,自康煕年間(1721年)朱一貴和杜君英創立「大明重興國」和「清天奪國」開始,台灣在清帝國統治212年期間,至少發生13次建國稱號的民變事件。

最後在1895年,清帝國依「割讓原則」拱手讓日本統治台灣時,部份「潮惠漳泉」的後裔如丘逢甲,更倡議成立「台灣民主國」,這個短命的民主國雖如流星一樣的快速殞落,但在台灣史上卻是重要的「獨立事件」,它再次提醒台灣住民一直有著建國夢想,即便連橫的《台灣通史》最初也以「獨立紀」來敘述這起史實。

至於二戰後台灣從日本政府脫手,原本應依當時的「自決原則」讓台灣人選擇前途,但被國民黨依「莫名其妙原則」霸佔;從此,台灣人的眼界從海洋被強制看向中國大陸,從台北市和桃園市的街道名稱即可見一斑。

如今,民進黨政府依「時效原則」及台灣直選的事實,仍然跟著國民黨宣稱「中華民國是台灣」或「中華民國在台灣」,甚至不顧國際情勢已經改變的事實,不敢直視美日等國的對台友好舉措,反而躡手躡腳深怕惹得中國不悅。

喜樂島的「胖鯨號」正是提醒台灣人,做為一個海洋子民應有的勇氣和擔當。所以,如果它恰好從家門前駛過,請多看它兩眼,並站出來支持「全民公投反併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