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桃園地院有法警裁量權 抗議布條竟成危險物品?

記者 周子愉 發自台灣     
桃園地院現場人員查驗旁聽民眾身分證,甚至抄錄身分證字號,遭《讀報》記者質疑法源依據。攝:周子愉/讀報

桃園地院現場人員查驗旁聽民眾身分證,甚至抄錄身分證字號,遭《讀報》記者質疑法源依據。攝:周子愉/讀報

慈湖潑漆案今(20日)下午在桃園地院首次開庭,不少民眾前往旁聽。但在法院門口,法警卻要求旁聽民眾一一出示身分證件,甚至拿筆要手抄身分證號碼,引發旁聽民眾的抗議。《讀報》記者當場詢問在場法警指揮官,依據哪一條法律,容許讓法警如此作為,該名指揮官竟說是:法警裁量權。

旁聽民眾質疑法警,為何可以抄寫民眾身分證號碼。攝:周子愉/讀報

旁聽民眾質疑法警,為何可以抄寫民眾身分證號碼。攝:周子愉/讀報

《讀報》記者詢問現場負責維安的指揮官,登記旁聽民眾的身分證號碼,是否於法有據?該名指揮官竟回答,「他們(法警)現在在裁量一些事,你不要完全不讓他們做一些裁量,這樣沒有辦法處理啦」、「有沒有危險,是要我們現場的同事來處理,並不是單一的一個標準」。

在記者追問下,指揮官又回答,「他們(法警)現在正在裁量中,在旁聽民眾可不可以進去」!該名指揮官認為,法警對具有危險的人,就會禁止其入內。記者再追問,記者能否入內旁聽是否也是根據法警現場主觀認定?該名指揮官回說,「你講話都只有講一個點,我們處理問題不能只講一個點」,最後拒絕繼續受訪。

法警認為,他們有權裁量旁聽民眾是否可以進入公開審理的法庭。攝:周子愉/讀報

法警認為,他們有權裁量旁聽民眾是否可以進入公開審理的法庭。攝:周子愉/讀報

此外,身為被告的慈湖潑漆的幾名青年,身上攜帶剛剛在院外召開記者會的布條,現場法警也認為應該由他們暫時保管,才能放行進入法庭。此舉又再次引發民眾不滿抗議;《讀報》記者同樣詢問在場指揮官,該名指揮官則表示,只是要確認布條有沒有危險。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