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舌:侯友宜文大宿舍案延燒 剛好讓柯文哲捏著配來吃……

政經組 發自台灣     
 國民黨新北市長參選人侯友宜深陷文大宿舍風暴。製圖:美術組

國民黨新北市長參選人侯友宜深陷文大宿舍風暴。製圖:美術組

國民黨新北市長參選人侯友宜的文大宿舍案,連日來幾乎成了多數輿論的焦點,當然,長期在黨國體制下深諳生存之道的侯友宜,自是不覺得犯了什麼錯,但時代不同了,過去能做的現在就未必;人也是一樣,以前能打交道的,現在可能巴不得有人自投羅網。

侯友宜文大宿舍案從一棟房子99個門牌開始,讓大家終於開了眼界,原來「鐵漢」這麼有錢,但一追究,卻發現侯友宜的因應方式很「黨國」,以為找了屬下去和台北市府高層講一講,就會什麼事都沒有。不過,人家柯文哲正愁找不到「廉潔」的案例,侯友宜自投羅網,台北市都發局長也就不客氣的全給它揭鍋。

其實,侯友宜在黨國時代受教育,在威權體制當大官,可能從來都不會覺得自己有什麼錯,一般人也大概沒有覺得他有什麼大錯;但錯的是,黨國時代應對輿論的方式早已過時,但侯的腦筋轉不開,硬要拗只有死得更慘。

以他29年前帶隊抓民主鬥士鄭南榕為例,若是現在有人追究,侯只要輕聲認錯道歉就好,卻硬拗他是「一場不成功的救援」,不知反省還要當英雄的反應,怎不讓人覺得噁心。

其次,娶了有錢人家的女兒當老婆,有辦法和文大簽約以及懂得找女兒設一人公司節稅,那是多麼讓人羨慕的事。但卻要找人去台北市政府「關心」或「關說」,那就LOW了,後來還在電視上「哽咽」裝哭,那就更LOW了。

沒有柔情的鐵漢,只是一坨爛泥。當侯友宜是新北市公共安全聯合稽查小組召集人時,對著別人違規的房宿,他是說拆就拆;但自己的房舍違規租給學校當宿舍,又把文大學生當動物一樣的擠在小空間裡,卻又想盡辦法要台北市讓他「就地合法」,這若不是表裡不一,就是,「嚴予待人,寬予律已」了。

侯友宜要自投羅網,那就剛好讓柯文哲捏著配來吃,北農一案弄得柯文哲像奸險小人般的在殘害忠良;台北市都發局長林洲民見機不可失,立即要求和侯友宜見過面的屬下,全都要寫報告送政風處。這下,柯文哲和侯友宜是忠奸莫辨的一對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