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湖潑漆網封「台獨女神」 說台語背後卻有段辛酸往事

記者 周子愉 發自台灣     
228慈湖潑漆學生之一的郭潤庭,被網友封為「台獨女神」。攝:周子愉/讀報

228慈湖潑漆學生之一的郭潤庭,被網友封為「台獨女神」。攝:周子愉/讀報

「講台語用這種口音,與其用不在地的破口音,不如全程用國語講」、「一頭母豬」、「潑漆那些就低能兒阿......」網路上的各種冷言冷語與嘲諷,句句針對著她。

郭潤庭,世新大學法律系大四生,228慈湖潑漆者之一。有「台獨女神」封號的她,屢上新聞版面時,給大眾往往是嚴肅的模樣,甚至略帶點凶狠。但其實她私下與你我一樣,愛看小說、愛看卡通,偶爾跟著朋友去聽獨立樂團,唯一的不同,是語言。對她來說,台語是她的母語,也是平常朗朗上口的語言。

外表光鮮亮麗的她,一開口是讓大家驚豔、非常流利的台語。攝:周子愉/讀報

外表光鮮亮麗的她,一開口是讓大家驚豔、非常流利的台語。攝:周子愉/讀報

生長在熱情的南台灣的郭潤庭,喜歡黏著媽媽的她,從小其實是跟著媽媽說北京話,爸爸則是從小有意識地跟他們講。她回憶,有一次爸爸看見她與媽媽說話時,幾乎都使用北京話,爸爸覺得這樣下去不行,告訴她,「你一個小孩,你不會說你祖父母的語言,你要如何與他們交流?」

即便家庭教育給了她一個台語環境,但她卻也曾因此而遭到同學另眼看待。她回憶,有一次同學來到她家玩,突然說,「你跟你妹國台語混著講,好奇怪哦」,這句話,讓她開始不太敢再和朋友使用台語對話。「我想要避免我在別人面全說台語的那種尷尬」,直到今日,回憶起這段往事,她依舊覺得難過、辛酸。

曾有大學同學的爸爸來跟她索取簽名照。攝:周子愉/讀報

曾有大學同學的爸爸來跟她索取簽名照。攝:周子愉/讀報

大學,她選擇離開家鄉北上,但很快就「水土不服」。在高雄,即便在學校內大家都說國語,至少回到家後,還能與家人暢所欲言地說台語,然而到了台北,一個人的生活,加上不認識什麼朋友,讓她感覺,台語退步很多。

不過,大學同學卻很照顧她,即便她很少進出校園,而是跑到台大旁聽,同學還是會與她互相交換筆記,甚至學校有,讓她覺得很感動。這時,她想到了什麼似地,不經意地的笑了起來,原來是在228慈湖潑漆後沒幾天,一位同樣來自高雄的同學跑來找他,告訴郭潤庭,他爸爸要跟她要張簽名照,讓她相當吃驚,雖然感謝,但她認為這過於「偶像」,不是她的作風,最後沒給。

郭潤庭在大學畢業後,將繼續走法律這條路。攝:周子愉/讀報

郭潤庭在大學畢業後,將繼續走法律這條路。攝:周子愉/讀報

大學開始,她參加不少社會運動,除了大家熟知的潑漆外,去年(2017年)世大運閉幕時,她也曾跟朋友一起到場,高舉上面寫著「Taiwan」的旗子,為台灣選手加油,當下,她的一位朋友遭黑衣人搶下旗子,甚至抬出場外。此時,耳邊傳來觀眾一聲聲「滾出去」的吶喊……那一刻,她覺得自己好無力,對他們大喊「滾出去」的,是自己的同胞,是台灣人……

她只希望,在一個月如期完成學業後,繼續走法律的道路,為更多弱勢族群發聲,為社會運動盡一份心力,以及為她所追求台灣獨立建國的夢想。


延伸閱讀